听新闻
放大镜
高毅进:“问鼎” 路上攀登者
2019-12-05 10:59:00  来源:扬州检察院

  高毅进 

  第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扬州玉器厂总工艺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扬州玉雕)代表性传承人,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问鼎”路上攀登者 

 

  “鼎”,中国古代至高权力的象征,也是某一领域内顶尖成就的代指。“问鼎”,由此成为古往今来无数人的梦想。扬州玉雕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全国人大代表高毅进,就把自己的工作室命名为“问鼎阁”
 

  高毅进作品《碧玉鼎》

  

  玉缘人生 

  

  数百平方的“问鼎阁”,一半是展厅,一件件成品玉器美轮美奂、流光溢彩;另一半是生产间,高毅进和徒弟们选料、洗玉、琢玉的场所。 

  与玉相伴,是高毅进的生活日常,而且,这样的状态已延续了四十二年。“我这辈子,注定与玉有缘。”说起自己的故事,他感慨万千。 

  今年五十五岁的高毅进,童年时代就住在紧邻扬州玉器厂的地方。那会儿,他时常扒住工厂围栏,看一块块粗砺的石头运进厂门,又变成一件件精美的玉器运出来。这一神奇的幻化过程,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1977 年小学毕业时,得知扬州玉器学校招生,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在这里,他开始走进“天下玉,扬州工”的瑰丽世界。 

 

  琢玉是高毅进的生活日常 

  

  扬州琢玉史可以追溯至 5300 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古籍《书经•禹贡篇》中就有“雍州贡琳琅”“扬州贡瑶琨”的记述。随着扬州历史上三度繁荣,扬州琢玉工艺出现了汉、唐、清三次高峰。尤其是清代中叶,扬州成为全国玉材主要集散地和玉器主产区之一。由乾隆皇帝钦点、扬州琢玉师制作的巨型玉山《秋山行旅图》《大禹治水图》,耗时数年,工艺精绝,乾隆两次赋诗赞颂“扬州工”的绝妙。 

  “扬州玉雕值得我认真追寻。”1980年,初步掌握扬州玉雕基本技术的高毅进如愿进入扬州玉器厂,师从老一代玉雕大师刘筱华学习炉、瓶、鼎等造型的玉器制作。一开始,他就显现了与众不同的勤奋,经常别人下了班,他还在车间里练刀工。转眼三年过去,师傅说:“你可以满师了”,他却摇头:“不,我还跟着您学。”师傅纳闷:“难道你不知道,徒工满师后的待遇不同 ?”他回答:“我不稀罕,我要学本事。” 

  “这孩子是块料。”师傅喜在心里,从此教得更加认真,小高也学得更为踏实。几年后,小高对精雕细镂的传统工艺已掌握纯熟。 

  1986 年,他参与了白玉珍品《五行塔》的创作,该作品后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1989 年,他独立创作的青玉《百寿如意》,一举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金杯 ( 珍品 ) 奖。至此,他才同意结束自己的学徒生涯。 

 

  无悔坚守 

  “琢成的美玉光华四射,其雕琢过程却是漫长而艰辛的。高毅进粗糙的手映证着他的话语。玉雕分为开料、设计、水作、抛光四大工艺流程,由于玉材坚硬,又是单机手工操作,一件玉器的雕琢周期少则一个月,多则数年。 

 仅是辛劳尚能忍受,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国有玉雕企业又开始不景气 ,连工资都打了折扣,很多职工丢下手艺,转行去做轻松且收入高的营业员、销售员等。有人劝高毅进趁年轻也去转型发展,可他摇摇头:“我喜欢做玉。” 

 

  高毅进作品《翡翠路路连升瓶》 

  

  既然决定做玉,那就该趁热打铁把名堂搞大,可高毅进像故意设谜似的,竟从此没了声息。直到2003 年,在第二届中国玉雕作品天工奖评选中,他以白玉作品《海棠兽耳炉》和《三脚链条圆瓶》连摘两枚金奖。 

  “那十多年,我一直在充电。”对于自己的“沉寂”和“爆发”,高毅进这样解释。 

  原来,好学善思的他早已认识到,玉雕不只是一门技术,而应是一种艺术,要想在这个行当再上层楼,必须进行艺术的补给。于是,在1988至1992年,他考入扬州职工大学,用四年时间系统学习了装潢美术设计课程。同时,他还不断自修,每次赴大城市出差,都要买回一大摞的艺术图书,先后通读了《中国青铜器全集》、《中国绘画全集》以及古今中外的许多艺术专著。 

  十多年如一日的潜心学习,使他对玉雕艺术有了全新的认识:“‘扬州工’应当与时俱进,扬州玉雕人有责任让它焕发新的生命。 

 

  高毅进作品《菏塘清趣》 

  

  他将“减法”引入创作,尽量少用工艺堆砌,代之以写意的中国画手法,使作品风格更为简洁、明快、流畅。比如《荷塘清趣》白玉茶壶,只在壶体四分之一的面积上雕刻了一朵白荷和一只青蛙。素颜的表达方式,非但没有减损茶壶的美感,反而让白玉的莹润展现无遗。 

   “玉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做一件少一件,我们要惜玉,让有限的材料发挥出最大的价值。高毅进在设计一套玉壶时,将茶壶里面的玉石芯掏出来,做成茶叶罐,原本废弃的边角料立刻成为另一件艺术品,其巧思令人赞叹不已。 

  高毅进对玉雕艺术的孜孜追求,得到了业界的认可。2004年,他被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并被中国宝玉石协会授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称号。2006年,被国家发改委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08年,被批准为“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2009年,担任扬州玉器厂总工艺师。 2012年,被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扬州玉雕)代表性传承人”。 

 

 

  攀登“鼎”峰 

  在众多玉雕题材中,高毅进对“鼎”情有独钟。其原因一是他觉得“鼎”有宽宏博大的气象以及昌盛兴隆的美好寓意;二是“鼎”的雕琢难度很高,能够挑战自己的艺术水准。 

  雕好一尊鼎,需要很多条件。首先是原料要优质,不能有绺裂,颜色要均匀,块头要大,四方四整;其次是设计要精心精确;然后是制作要专注,面纹的地子要深,线条要凸起和流畅。 

 

  碧玉鼎局部 

 

  高毅进制作玉鼎始于世纪之交。那年,他用300多公斤的辽宁黄玉,创作了一件净高65厘米的《世纪宝鼎》。其造型是青铜鼎中的经典式样,器型浑朴,端庄大气。细看雕工,从耳到足再到周身的纹饰、线条,每一处都极尽精到。作品问世后,受到多方赞许。 

   此后,他陆续创作了大大小小数十件玉鼎。2008年,他又用1.5吨的优质加拿大碧玉,创作了一件净高80厘米、宽60厘米的大型碧玉《宝鼎》。此作品的型制更加雄浑厚重,线条更加洗练流畅,雕工更加细致圆润。该作品一经问世即屡获殊荣。 

  2019年,高毅进应邀出任人民大会堂建成60周年纪念玉鼎的设计监制。他以整块和田碧玉为原料,取西周大克鼎之原型,融入现代审美理念。鼎身正圆,两只立耳外曲,鼎腹饱满。上琢回纹绕鼎一周,腹部浮雕兽面饕餮纹,三足均刻兽头兽面。同时在鼎中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精髓,鼎口朝天,承接上苍雨露;两耳高耸,取高屋建瓴之势;鼎腹敞亮,容纳五湖四海;鼎身丰盈,呈万象更新之态;鼎足如磐,现吉祥如意愿景。 

  高毅进以出色的技艺成就了一只只光华璀璨的玉鼎,他因此被称为中国“玉鼎雕琢第一人”。 

 

 

  倾力鼓与呼 

 

 每年参加全国人代会,高毅进都感到肩上使命重大 

 2008年,高毅进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此后又连任第十二、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在传统工艺行业耕耘四十载的经历,让他深深懂得保护与传承对于这一行业的重要性,因此他利用一切机会鼓与呼。 

  他先后向全国人大提交了《关于切实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管理和合理利用工作的建议》、《关于加大传统工艺保护和发展力度给予传统工艺行业税收优惠的建议》、《关于加快制定<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实施细则的建议》。 

 

  高毅进在参加人代会期间认真学习文件和报告 

  

  他的呼声得到了回应。近年来,国家加大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先后命名了五批共3068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中央和地方财政也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投入了专项保护资金。 

  
 

  在高毅进和众多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下,现在,工艺美术正高级职称评定工作已逐步推开;许多地区出台了工艺美术行业名师带徒的鼓励机制,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带徒津贴平均达到了万元;扬州市商务高等专科学校开设了玉器、漆器等传统工艺美术专业,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描绘着传统工艺美术的春天。 

  
 

  当选人大代表后,高毅进与检察工作的接触也多了起来。除了在每年的全国人代会上,听取和审议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平时还会应邀参加检察机关的活动,并经常收到检察机关寄送的报刊、发送的微信。 

  
 

  对于扬州市检察机关“落实一号检察建议,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以及“对罪错未成年人宽容而不纵容”的做法,他感触犹深:“司法与琢玉是相通的。司法工作有了‘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精神,必定会和美玉一样,精致而温暖人间。”他说。 

  
作者:  编辑:时以全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