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赔付款
2017-09-14 09:42:00  来源:检察日报

  前两天,我收到一条来自老王的短信,这让我想起了接待过的一起案件。

  “两个孩子被撞……”一开始,老王很激动,“去年9月份的事,到现在还没了……”他低沉声音中透露出悲愤。

  从他的叙述中,我了解了事情原委:事发当天,老王22岁的儿子在骑电动车载未婚妻过马路时与一辆轿车相撞,儿子受了重伤,准儿媳当场死亡。

  经过公安机关认定,双方对事故负同等责任,但对方却就此人间蒸发。为了尽快获得赔偿给孩子治疗,老王向法院提起诉讼。2016年3月,法院判决轿车驾驶人徐某赔偿老王儿子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13.48万元。同年5月,他向法院申请执行,但却迟迟未拿到执行款。

  他一脸疑惑地对我说:“法官告诉我,对方名下没有财产。徐某父母在老家有自建房,在街上有门市,但他们说孩子惹的祸,与他们无关,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做父母的能不管?”言语间,他一直愤愤不平。

  “你放心,检察院一定会依法监督……”我安慰他道。

  我当即查阅资料,发现法律规定,对共有财产的分割要考虑共有人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适当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需要。肇事者徐某作为独生子,从小和父母共同生活在一起,这些房产在共同生活期间形成,属于家庭共有财产,他应当有份额。接下来,我把涉及的法律术语和法律条文向老王作了解释:家庭共同财产是什么,代位析产是怎么回事等。经过反复说明,家庭共同财产在他思维里是“一起过日子得到的东西”。尽管有出入,但他从中收获了信心。之后,老王向法院申请查封对方房产并提起代位析产诉讼。

  此后的每个周一,老王都会来到我所在的接待窗口,有时是咨询法律,有时是担心案件处理,有时是倾诉生活的苦衷……我在解答其具体法律疑问的同时,也会说些宽慰鼓励的话,比如“好事多磨”“既然选择用法律维权,首先要相信法律”等。为了省去他路途的劳顿,我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他。

  2017年6月7日,老王与徐某达成和解,对方先赔偿损失7万元,余款分期履行。尽管对于老王一家而言,这个结果不算满意,但总算拿回了一部分损失,可以支付儿子一定时间的医药费。

  之后,我时不时会收到老王发来的信息,或是告诉我孩子康复的情况,或是告诉我余款的履行情况。每条短信,他都要说些感谢之类的话,而我每次也都告诉他,这是我作为一名检察官该做的。

  (作者单位:江苏省泗洪县人民检察院)

作者:史少桥  编辑:靳静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企业号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