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江苏检察网 > 清风苑 > 正文
怎样写出高质量的公诉意见书
2020-04-23 17:28:00  来源:

  文/王聚涛

  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检察院

  作为庭审预案之“三纲一书”家族的一员,公诉意见书集政论性、叙述性、抒情性于一体。既充满理性思辨,又富有情感渲染,既是指控犯罪的利器,又是普法宣传的载体。一份高质量的公诉意见书,能够充分展示公诉人的专业素养、知识结构和能力才华,是检验公诉人综合素质的试金石。

  一、公诉意见书的文体风格

  作为一种法律文书,公诉意见书究竟如何定位,又起到什么作用?认清这一点是我们写好该类文书的关键,否则文风一旦跑偏,那效果就不敢保证了。

  1.公诉意见书的目的是指控犯罪。公诉意见,是公诉人当庭发表、旨在揭露和指控被告人罪行的言论。公诉意见书的使命在于抨击假恶丑,让审判人员和旁听人员明白被告人犯了什么罪、为何是犯罪以及被告人应承担何种刑事责任,并提示有关各方如何加强综合治理,减少和预防犯罪。因此,公诉人通过发表公诉意见,可以让被告人以及案外人员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动用国家力量对付被告人个体的必要性,其道义和法理基础又何在。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就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去除行为表象的伪装,最终将罪恶的本质展现在人们面前,从而完成揭露和指控犯罪的使命。因此无论是从文体上还是从语言风格上,公诉意见书都要体现出其与生俱来的攻击性和战斗性,令罪恶低头,让正义扬眉。

  2.公诉意见书是注重说理的政论文。一般而言,指控犯罪大体上是一个三段论的推理过程。“从形式逻辑规则的观点来看,对法律案件的决定是根据三段论法作出的,其中法律规范是大前提,案件的情况是小前提,案件的决定是结论”。如何运用三段论得出有罪以及此罪还是彼罪的结论,考验的是公诉人的推理能力。但是,在一个法治社会中,指控犯罪从来都不能“以力压人”而是靠“以理服人”。这个“理”是“法理”,是“推理”,是“道理”,既包含司法人员的专业判断,又包容普通民众的朴素认知。公诉人出席法庭,就是要根据庭上查明的事实,依照法律规定,运用法学理论和逻辑规则,通过对在案证据的分析梳理,来阐明行为人应当被科以刑罚的理由,并做出经得起社会、历史和人民检验的结论。因此,一篇合格的公诉意见书必须要包含是什么(行为性质)、为什么(说理论证)以及怎么做(给定结论)三方面的内容并作出相应回答,否则不仅格式上是残缺的,指控也是不充分的。

  3.公诉意见书是实现一般预防功能的重要载体。公诉意见书是最能全面反映和体现公诉机关意见和态度的文书,是一个可以让审判人员和旁听人员深入了解观察公诉机关态度的重要“窗口”。因此,公诉意见必须要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的立场,即反对什么、支持什么以及为什么要反对、为什么要支持。但是,除此之外,也有必要通过发表公诉意见对犯罪成因进行分析,对警示意义进行揭示,并提出治理防范对策和建议,由此来实现刑罚一般预防的功能。虽然,关于公诉意见是否要进行法治教育还存有争议,但根据最高检设计的公诉意见书格式来看,视庭审情况适时开展法治教育是必要的。当被告人认罪悔罪时,进行法治教育和政策宣讲可以让被告人以及旁听人员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达到警钟长鸣、以儆效尤的效果。当被告人不认罪时,法治教育则更多地从训诫入手,揭露其“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真面目,通过建议法庭对其从重处罚来重申并兑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刑事司法政策。

  二、公诉意见书的制作要点

  1.格式要规范,区分侧重点。规范才能彰显专业。格式规范、用词准确、表述严谨是所有法律文书最为显著的特点和基本要求。统一业务应用系统已经提供了公诉意见书的基本格式,这就大体上可以确保全国检察机关所制作的公诉意见书均能遵循同一个标准,不至于“各自为政”。一般而言,公诉意见书应包括“对法庭调查的简要概括”“进行证据分析,认定被告人的罪行”“进行案情分析,概括案情的全貌,揭露被告人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分析被告人犯罪的思想根源和社会根源”“进行法律上的论证,指明被告人触犯的刑法条款,阐明被告人应负的法律责任”等五项内容。当然,公诉人可以根据案件本身的特点,对这五项内容进行调整改造,以适应案件自身和庭审情况的需要,而不必拘泥于一定的顺序和篇幅。比如,对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认罪认罚的案件,对案情和证据的分析可以适当减少,而把重点放在深挖被告人犯罪的思想和社会根源上。而对于被告人不认罪的案件,则应当在论证犯罪上多花些功夫,而缩减其他方面的内容。

  2.行文无定法,结构要灵活。虽然一份合格的公诉意见书要包含上述五个方面的内容,但俗话说“文无定法”,文书结构和用词用语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应当根据具体案件有所调整,切忌墨守成规,不知变通。对于社会舆论广泛关注且又有群众旁听的案件,可从回顾舆论关切进入正题,以表明检察机关对社会公众意见和期盼的关注,对人民群众呼声的重视。在确保功能实现的基础上,每部分的标题以及各部分顺序也都可以根据案情和个人偏好进行自我创造,以体现案件差异。比如张扣扣故意杀人案公诉意见书是这样开头的:“2018年2月15日,正值农历年三十,人们都处在欢度春节的喜庆、祥和气氛中。被告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引起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惊愕恐慌,更是引发了全国人民的震惊和广泛关注。案件发生后,检察机关高度重视,在随后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过程中,严格执行各项办案规定,遵守办案期限,以程序合法确保案件实体公正。”这样就把社会舆论和司法办案结合起来,自然而然地过渡到正文当中去,不会让人有突兀之感。

  3.论证需严密,逻辑要通畅。如前所述,指控犯罪是一个三段论的推理过程。因此公诉人在发表公诉意见时,要完成对庭审所查明的犯罪事实的梳理,对在案证据的证据能力和证明力的分析,以及运用各种逻辑规则最终搭建一条证明之路。由于定罪要排除所有合理的怀疑,因此务必要保证推理过程的周延,结论的唯一,不能违反排中律、矛盾律和同一律等基本逻辑规律。通过构建由大前提和小前提及基本概念、逻辑规则构成的犯罪指控体系,来为成功指控犯罪打下坚实基础。然而,由于语言的模糊性和认识的差异化,论证又是最难的。实践中所存在的种种争议莫不是由于理解上的不同所导致。这就要求公诉人不仅要具备扎实的专业知识,更要具有较强的归纳总结和分析能力,能够在纷繁复杂的各类证据中梳理出一条清晰的主线,并由此得出合法合情合理的结论,否则不仅可能面临指控之不能甚至会办成冤错案件。

  4.突出政论性,语言有力量。公诉人以国家的名义出席法庭追诉犯罪,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因此,要时刻确保一言一行都不能与该身份相悖。作为一种政论性很强的文书,说理是公诉意见书最大的特点。在制作文书时,要遵循严谨、平实、理性的原则,无论是遣词造句还是发表观点都要认真推敲、仔细琢磨,确保严谨无漏洞。逻辑严密、用词准确是包括公诉意见书在内的所有法律文书的基本要求,也是其规范性和强制力之源。与之相对应,公诉人在发表公诉意见时,要仪态端庄、声音洪亮,让人有神圣不可侵犯之感。

  5.重视亲笔供,庭审效果强。在撰写法治教育或者警示意义部分时,如果被告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在供述笔录或者自交材料、悔过书中明确表达过悔改之意,那么在揭示犯罪根源和警示教育时,就可以采用“拿来主义”即把他的原话或讲述的事例作为原始素材。由于是被告人自己总结的,其当然会认同且服气,也更能感染旁听群众,引起共鸣,这比单纯地从第三者的角度说教更易收到效果。这突出体现在职务犯罪案件上。比如,在办理一起受贿案时,谈到被告人法治意识淡薄,侥幸心理严重时,公诉人引用了被告人在自交材料中讲述的一个其和儿子一起开车闯红灯的故事——当时他被儿子提醒,不但没有改正,反而以路上没有交警不会被查为由为自己的违章行为找借口,被告人听了面露羞愧,旁听人员听了也摇头叹气,取得了很高的教育效果。

  三、文书写作的提升之路

  任何技能都可以习得,制作法律文书也是如此。虽然“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总体而言,一份好的公诉意见书必须要符合定位准、说理透、文笔美的标准。因此,要写好这类文书,必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

  1.要在熟记细节上下功夫。一个案件从起诉到开庭往往要经过十几天、几十天甚至更长的时间,时间越长,记忆就越易模糊。因此在动手制作文书之前,务必要把卷宗再翻一遍,把笔录尤其是被告人的翻供和辩解重新梳理,达到熟知牢记的程度。只有如此,才能做到积累充分的原始素材,为写好文书打下坚实基础,不至于出现概括出来的细节与在案证据有出入的情况。

  2.要在逻辑思维上下工夫。由于教育体制的原因,我们在学校里面很少接受逻辑思维方面的训练,但指控和证明犯罪通常要依赖三段论推理,而三段论推理是需要逻辑思维作为支撑的,否则就可能出现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得不出唯一结论的问题。尤其是对于疑难复杂、存有争议的案件,要面临有效反驳辩方观点的重任,所以一定要在发表公诉意见环节把控方立场扎牢,明确列出案件争议焦点以及公诉机关的认定理由。逻辑思维的养成需要经常性地有意识地训练,并结合大量案例分析,以此来锻炼自己多角度、深层次思考问题的能力。

  3.要在精准用词上下功夫。作为一种政论体的法律文书,公诉意见书的遣词造句有其特殊性,需要在法条和法理之间游走,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切换,对于用词的拿捏很有讲究,考验的是公诉人的语言表达功力。因此公诉人在工作之余可以多看、多写理论性、评论性的文章,专业的非专业的均可,让自己逐渐能驾驭政论文这种文体。

  4.要在实操锻炼上下功夫。“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要真正掌握某一技能,必须靠大量实操训练。只有在用心思考的基础上多写多练,才能写出高质量的公诉意见书。也不要总想着办理大案要案,任何一个小案件都可以作为练手的机会。能从“脸谱式”的类案中找出个案的不同,并提出有针对性的见解,这其实更考验公诉人的深度挖掘、思考和全面总结提炼的能力。

作者:  编辑:梁爽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