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狱友相约吸毒组团进班房 检察官吴泱:珍爱生命 拒绝毒品

 

  相信大家对毒品犯罪并不陌生,深知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都是司法机关严厉打击的对象,可是,大家知道吗?即使自己不吸食毒品,但提供场所给他人吸食,也是构成犯罪的。在“6·26”国际禁毒日这天,我给大家要讲的这个案子就是关于“四毒友”相互容留吸食毒品,组团进班房的事儿……

 

  众所周知,吸食毒品不仅会摧残一个人的身心,更是能毁灭一个家庭,今天谈的这个案子给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刚接到这个案子时就感到吃惊,因为关于证明四人前科劣迹的书证就有68页,而且绝大部分是涉毒的前科劣迹,我当时就很奇怪——明知吸毒有害,他们为什么还会反反复复去碰去吸毒品,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屡教不改。

吴泱走访调查“四毒友”涉毒案。

  都说生活状态、习惯特点是导致吸毒的主因,我们相信这四个犯罪嫌疑人在没碰毒品前,一定都是“清白人”吧。

  嗯,我始终认为,每个人都是一张白纸,是一样的纯洁又干净,在蹉跎岁月里,一笔一划的书写言行,最终变成了各种模样。同理,人生的开始也都是一张白纸,如何下笔在于自己。

  当初,我确实研究了一下四名涉毒人员的家庭背景:他们都是农民家庭出身,并非贫困型的,日常生活还算朴实平淡。除了佟大勇有一个女儿需要抚养,其他三人都还单身,没有生活上的压力。

  老话说得好“人之初,性本善”,按理说四人自食其力、自力更生是完全可以的。然而,除了农忙,四人没有再去找工作,平常喜欢三三两两结伴消遣时光。但是好景不长,2005年本案主人公佟大勇、袁卫国开始接触毒品,和另外两个毒友一起偷买毒品后,佟大勇、袁卫国便在乘车返家途中注射毒品海洛因,第一次“触毒”时两个人才23岁、30岁。

  “四毒友”中的另两人——周浩、缪玉平接触毒品时年龄也很小,分别是27岁、22岁。

  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非要吸毒,唉!后来,他们是如何巧遇“结对”、一步步发展到“狱兄毒友”的?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年纪相近、玩在一起,毒品就像癌细胞一样在他们中间传播。在强制隔离戒毒期间,佟大勇、袁卫国、周浩、缪玉平表现还是好的,但是离开戒毒所后,受身边“毒友”的影响、加上自身意志不坚定,这四人你来我往、相互引诱,结果还是走上了重新吸毒之路。

  2016年5月至10月间,四人与其他一些“毒友”多次相聚吸毒,其中佟大勇容留“毒友”吸食甲基苯丙胺两回共八人次,袁卫国容留“毒友”吸食甲基苯丙胺三回共五人次,周浩容留“毒友”吸食甲基苯丙胺三回共四人次,缪玉平容留“毒友”吸食甲基苯丙胺三回共四人次……案发后,以上四人和其他“毒友”陆续归案。

缪玉平曾在自家卧室容留他人吸毒。

周浩容留他人吸毒的房间。 

  这种戒了又吸的瘾君子,在寻找“毒友”组团过程中,他们都想了哪些歪招偷偷吸毒的?

  我们知道瘾君子吸毒需要一个场所,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他们“找场子”也是越隐蔽越好。在车里吸毒便是“四毒友”常用的一种办法,车辆本身在行驶、地点不固定,他们认为很安全。

  本案中,佟大勇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在自己朋友家中借住了两个月,期间,他多次邀请“毒友”去借住的房间吸毒。侦查机关和我们在讯问他时,佟大勇百般抵赖,一个劲儿强调房间不是他的而是朋友的,想以此逃避法律追究。

  另外,“四毒友”在吸毒时必须一起“玩”,决不容许“旁观者”在场,比如在佟大勇租住的房间里吸毒时,袁卫国就把冰壶(吸毒工具)递给一个在场的毒友,这个毒友没有吸,袁卫国就说:“你什么意思,我们当你的面儿吸,你自己不吸……”,后来这个毒友“乖乖就范”、也跟着吸了。

在佟大勇家中,执法人员从一件外套口袋内查获的毒品。

  看来瘾君子的歪招再奇、辩解再多,只要碰过毒品都是逃不过司法机关的打击。那么,在查办案件过程中,咱们检察机关是如何理清证据、完善证据的,请来讲一讲里面的一些细节吧。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瘾君子自认为他们吸食毒品时只有自己和“毒友”知道,然而,“若想人不知,除非己不为”,如果怕露馅,干脆就别吸。

  首先,吸食毒品后必然会在体内留下痕迹,这“残留物”其实也是毒品对人体的最大伤害,只要及时进行尿样检测,就能够检出吸食的毒品成分,像本案中“四毒友”的尿检都是显示吸食过甲基苯丙胺。

  另外,“毒友”关系看似牢靠,实则很容易各个击破。本案就由一名吸毒人员的供述引出,刚开始仅立案侦查佟大勇涉嫌容留他人吸毒,四名犯罪嫌疑人归案后,我们积极引导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讲解法律政策,通过如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从轻处罚。很快收到了效果,比如在审查起诉时,我们认定袁卫国为第一个“交代者”,系自首。

  值得一提的是,在给袁卫国定罪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些“插曲”。当案件移送我们审查起诉后,通过认真分类归纳、分析每一个情节,最初时,我们发现侦查机关在认定袁卫国容留他人吸毒情节上将容留两回四人次算成了三回四人次,(构罪标准要求容留一回或两回,需要其中一回达三人次,容留三回及以上无人次要求),袁卫国达不到容留他人吸毒罪的立案标准。

  里面的具体情节是:去年的一天傍晚,袁卫国在家中容留周浩吸食毒品,周浩吸食两口发现毒品没有了,就出去买毒品回来继续吸,在吸食过程中他们打电话通知另一个“毒友”中途加入。侦查机关认定,这种情节属于容留他人吸毒两回两人次,我们考虑该情节具有时间、地点上的连续性,认定该情节为容留一回两人次。不过,加上没有争议、已经认定的另一个情节的一回两人次,我们认定,袁卫国容留他人吸毒两回四人次,而且这两回里都是容留两人次。

  在核查认定后,我们继续“深挖”细枝末节,又从袁卫国的杂乱供述中找到侦查机关没有注意的线索,引导侦查机关补充侦查,新发现并认定另一个情节的一回一人次,最终认定袁卫国容留他人吸毒总共三回五人次,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

  接下来,检察院以佟大勇、袁卫国、周浩、缪玉平为他人吸毒提供场所均构成容留吸毒罪为由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以同一罪名判处“四毒友”有期徒刑七个月至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不等,其余“毒友”也因吸毒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吴泱和同事一起上门调查案情。

  真是验证了那句话“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巫婆学跳神”。

  都说毒瘾难戒,由于个别涉毒案件量刑过轻,“再犯”经常出现,本案就是这种情形,检察机关将如何保持对毒品犯罪的高压态势,严堵这些容留他人吸毒犯罪活动?

  有一种说法叫“一朝吸毒、十年戒毒、终身想毒”,吸毒对个人、家庭、社会都有着巨大的破坏力,对于涉毒案件我们从快从严,坚决打击,绝不姑息。防止毒品再犯不仅需要我们保持对毒品犯罪的高压态势,也需要我们进行教育宣传,压缩直至消灭毒品消费市场。

  现在的戒毒往往是身体上的戒毒,对心理戒毒关注不够,吸毒人员没有把“要我戒毒”变成“我要戒毒”,所以容留吸毒犯罪正从小规模的“朋友圈”向大规模的“社交网”转变。下一步,我们检察机关准备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发动人民、依靠人民对吸毒人员重点监督,坚决查处容留他人吸毒犯罪;另一方面,我们将联合其他部门对已经戒毒的人员提供服务,净化他们周边环境,用来自社会的温暖给他们开始新人生的力量。

“四毒友”案庭审现场(视频截图)

  在毒品犯罪中,对“明明知道”“应当知道”通常很难认定。按照我国刑法规定,必须在主观上是“明知”或“应当知道”,然而,行为人被查获毒品时都会想法子脱罪,狡辩说自己不知道物品中的真实内容。

  一旦遇到缺乏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导致案件批捕、起诉过程中对行为人的主观故意认定难的,检察官会如何积极应对、斗智斗勇?

  行为人狡辩说自己不知道物品中的真实内容很常见、很棘手,也是办理毒品案件不可避免的。我们会根据行为人实施毒品犯罪行为的过程、方式,毒品被查获时的情形等证据,结合行为人的年龄、阅历、智力等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同时,我们不仅对毒品犯罪本身情况进行调查取证,而且还要对能够辅助我们判断的行为人情况进行取证调查。

  像最高院就总结了十种可以认定其“明知”是毒品的情况,比如,行程路线故意绕开检查站点,在其携带、运输的物品中查获毒品的可以认定“明知”,这就提醒我们需要对运送毒品的路线进行证据固定。这些证据如果在案件批捕、起诉过程发现缺少,我们就需要立即和侦查机关联系,引导他们补充侦查相关证据,因为这些证据不及时固定有可能会灭失,从这儿也可见办理毒品案件从快从严的必要性,短时间内获取相关客观证据对突破行为人的心理防线非常重要。

 

  如你所说,犯罪分子反侦查能力在不断增强,甚至开始向互联网虚拟空间延伸,检察机关是如何审时度势,积极应对各种新问题?

  相对于传统毒品,新型毒品制作更简单,对制造场所要求比较低,运输、流通更多样,扩散风险也难控,造成的社会危害性更强,这也迫使我们更加注重客观证据的收集、固定、运用。

  像遇到“人毒分离”这种贩毒方式,就需要对毒品运送路线与嫌疑人的行走轨迹进行对比;另外,“钱货分离”也比较常见,我们就需要在传统侦查手段的基础上注重运用信息网络技术,及时、有效固定相关证据;“网购+快递”则是更加隐蔽,堪称“人毒分离”、“钱货分离”的综合版,针对这种新出现的犯罪行为,则需要通过构建一个完整的证明体系,从而提高打击毒品犯罪的精度和力度。

 

除了对毒品犯罪本身情况进行调查取证,吴泱还要梳理大量的书面材料。

  据我们了解,自去年以来,江苏检察机关不断加大办案力度,办理了一系列具有较高社会影响力的毒品大要案。请谈谈毒品犯罪有哪些新动向,为啥居高不下?

  随着对毒品犯罪打击力度的进一步加强,制毒方法在不断翻新,毒品犯罪手段越来越隐蔽,交易场所也变化多样,然而,江苏检察机关对于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一直是高压态势,像我们周边的兄弟单位都“漂亮”的办理了一些案子。

  比如,药厂老板苏力等人明明知道自己制造的药品被列入国家精神和麻醉品的管制目录,但在利益面前,苏力并没有收手,而是继续进行着新型毒品研发制作,甚至把毒品贩卖到国外,其中涉案的毒品数量高达180公斤,去年11月,嫌疑人苏力因涉嫌贩卖毒品罪依法被南京市六合区检察院批捕。

  2016年底,南通市崇川区检察院检察官在办案中了解到,少数吸毒人员在社区卫生服务站等医疗服务机构,购买名为“复方磷酸可待因”的口服溶液用于吸食。看似平常的一件事儿,殊不知,这种药品一旦长期大剂量服用可引起欣快和兴奋,容易成瘾,是国家药监、卫生、公安部门确认的第二类精神药品。检察官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一份“药品竟被吸毒者当成替代品”的检察建议书分别发往了市、区两级卫计委。今年4月,南通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前往崇川区检察院,对该院发送的检察建议进行当面回复,不仅介绍了整改和落实情况,同时还表达了希望继续与检察机关共同深入探讨监管制度,力求有效防堵漏洞。

  放眼全国,根据国家禁毒委员会发布的《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来看,截至2016年底,我国有吸毒人员250.5万名,其中,不满18岁的青年人达到了2.2万名,18到35岁的吸毒人员有146.4万名。可以说,我国毒情形势十分严峻,吸毒人员正在呈现低龄化趋势。

  说到毒品犯罪为何居高不下,我认为,里面的原因主要有:吸毒人员总量持续增长,毒品消费市场持续扩大;贩毒活动的暴利特性不改,驱使不法分子铤而走险;“金三角”、“金新月”等境外毒源地向我国不断输送毒品;国内制毒物品流失突出,利用流失物品制造合成毒品比较严重;利用互联网通过物流邮寄贩毒正在快速蔓延。另外,现在还发现新精神活性物质开始不断翻新,不法分子通过修改化学结构,不断创造新类型的新精神活性物质……这些因素都加剧了禁毒的难度。

  今年国际禁毒日的主题是:为爱汇聚,拥抱未来,无毒无悔。作为国家禁毒重要主力军之一,检察机关面对毒品犯罪新态势该如何精准发力,另外,在办案过程中你们又面临哪些棘手的司法困惑?

  禁毒是一场输不起的人民战争,在这场战争里,检察机关是冲在最前面的主力军之一,我们不仅要加强人们防毒、拒毒的抵制能力,更重要的是广泛开展普法宣传,让大家意识到毒品的危害以及禁毒的艰巨性和重要性,需要全社会积极主动地参与到禁毒这场全民斗争中来。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人民的力量,必须带领人民不断的取得胜利。

 

当前,青少年“远离毒品”法治课堂正如火如荼的在各地开展。

  目前,我们检察机关在主抓五块内容“将禁毒进行到底”:首先,在禁毒专项行动中,对公安机关侦查的重大复杂毒品案件提前介入,引导、协助公安机关做好证据的收集、固定。

  其次,接到了涉毒类案件,我们会第一时间组建专案小组对移送审查的案件坚持从严从快打击,保持对毒品犯罪活动严打高压态势。

  另外,检察机关联合公安、司法局、社区等部门,加强对重点场所、重点行业、重点人群的监督力度。

  同时,检察工作也离不开人民的力量,鼓励群众积极举报、揭发涉毒违法行为,当然了,我们会严格保护举报人的隐私。

  最后,通过法庭教育、学校教育、社区教育三结合,深入参与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程和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程,采用举案说法、邀请学生参加庭审观摩、电视讲座、下乡宣传等多种方式进行常态化禁毒宣传。

  不过,在办理案件过程中,我们确实也遇到一些问题和困惑。比如,言词证据的审查,毒品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反侦察能力一般较高,其供述真假难辨、核实困难,特别是抛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幽灵抗辩”,我们在进行排除合理性怀疑时依然比较困难。

  谈到年轻人吸毒涉毒,让我们不禁想起之前的媒体报道——“江苏未成年人涉及毒品犯罪人数三年猛增38%”,文中指出“未成年毒品犯罪人数呈相反上升趋势,三年间增长了38.36%。”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毒品向低龄化侵害,我们又该如何预防?

  当初看到这篇新闻时,我们都很震惊,念叨着检察未检工作一刻都不能放松!

  从案件分析上看,未成年人心理、生理发育不成熟,家庭、学校监管不到位等是导致未成年人犯罪的主要原因。因为青少年正处于人生观、世界观未成型时期,社会经验不足,难以抵御外界物质的诱惑,当个人的欲求无法获得满足时会铤而走险。由于青少年容易受周围人、事、情景的影响,加之出于好奇心,更容易被毒品诱惑。

  谈到预防未成年人远离毒品,我认为,必须要形成家庭、学校、社会的教育合力的“防护墙”。家长要加强同孩子的感情交流和沟通;学校要重视对学生的思想品德和法制教育,对有违纪、违法等不良行为的学生不能贴上“坏孩子”的标签,应加强教育和引导,做好“后进生”的转化工作,而且严格控制学生退学,不要过早地把他们推向社会“自生自灭”;执法部门还要加强对文化、娱乐场所的监督管理,开展经常性的执法检查。

  总之,不歧视,不抛弃,不放弃。针对有过吸贩毒的未成年人,社区、公安派出所等部门可以密切配合,为他们提供生活、学习、就业等方面的帮助,同时跟家长一道作好教育挽救工作,形成全社会都来关心帮助失足少年的局面,从根儿上解决和预防未成年人再犯罪问题。

  正如今年禁毒日主题所提倡的“为爱汇聚,拥抱未来,无毒无悔”,这里面充满了许多人性化的思想,在此,我们呼吁全社会摘掉“有色眼镜”,加强对涉毒人员的关爱与扶持,为爱行动,为爱付出,为爱坚守,为爱重生和为爱出发,共同打造“无毒无悔”的健康人生。

 

  检察官建议:

  当前,社会上的吸毒人员呈现低龄化特点,而且许多瘾君子久治不愈。该案成功查办、提起公诉,不仅严厉打击了毒品犯罪,更是维护、净化了如东社会治安环境。当然,该案的后续工作我们需要跟踪服务,只有四被告人彻底戒毒、不再重吸,该案才算真正的完结。

  毒瘾难戒是因为除了强烈的身体依赖还有更难摆脱的精神依赖。“毒友”是激活这种更难摆脱的精神依赖的触发点,只有拒交“毒友”、更新环境,才能真正戒毒成功,才能减少“吸毒存量”。“毒友”也是传播毒品的途径,切断“毒友”传播,才能遏制“吸毒增量”。

  (特别感谢柳泽忠对本文的大力支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部分插图来自网络)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