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会计贪腐8000多万毁前程 检察官顾学荣:靠堵漏洞不如事前预防

 

  为了自家小日子过得光鲜潇洒,竟然收不住大贪念,侵占8000多万元公款!这是江苏扬州市检察机关近些年所办理的一起数额最高的贪污、挪用公款案。最令人震惊的是,涉案当事人并非位高权重的官员,仅是两名普普通通的女会计…… 

 

  听说这两名女会计年龄不大,而且都是80后。 

  对啊,刚接手这个案子时我们都很震惊,这两个人也就30多岁。其中,李菲菲年龄稍大,是1982年出生,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大学毕业后当过会计、做过小生意;另一人,孙苗苗是(19)88年的人,跟李菲菲还是同事。 

刚踏入社会的孙苗苗(图右)经不住诱惑被同事“拉下水”!

 

  在大家的印象中,女同志都谨小慎微,敢去碰公家的钱,这里面一定有“背后的故事”吧? 

  呵呵,“特例”依然会有的!李菲菲和孙苗苗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主要跟一位生意人“温水煮蛙”式的拉拢“围猎”有关,两个人难抵糖衣炮弹的诱惑,最终被“牵着鼻子走”。 

  事情还得从2011年说起:当年6月,李菲菲从社区调到扬州市江都区滨江新城农经站担任总账会计,负责农经站收支填报审核,同时保管农经站负责人印章。正是这次人事调动引起了李菲菲丈夫的合伙人——李志的“特别关注”。 

  李志跟李菲菲原本不熟。从2003年开始,他与李菲菲的丈夫合伙做生意,当李菲菲从社区调到农经站后,李志便主动跟李菲菲套近乎,不论李菲菲去哪儿都会安排车接车送,请她去高档会所吃饭、送高档礼物。一开始,李菲菲还觉得奇怪,并经常推辞,后来就放松了警惕,觉得“李志是财大气粗,不在乎这些小钱”。几个月后,李志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向李菲菲献媚说:村里很多钱都在“李管家”(指李菲菲)手里保管,这些钱放在账户里面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借给我做生意。 

  后来,在审讯过程中李菲菲坦言,自己原本很犹豫,但李志承诺“月初借出、月底还,谁也不会发现”,他还许诺再给很高的利息,最后李菲菲动了心。 

  成功“攻克”了李菲菲后,难不成就等于傍上“取款机”啦? 

 

  李菲菲作为新来的会计,也不是“提款机”,更不是一个人“说的算”。 

年纪轻轻的李菲菲因贪婪断送了青春。

  据李菲菲交代,自己手上只有会计印章,一个人挪用不了账上的钱,还需要出纳配合才可以,于是拉同事孙苗苗一起“下水”。 

  从同事一下子变成同谋,为“搞定”孙苗苗,估计李菲菲也花了不少心思吧。 

 

  你还真猜错了! 

  出纳孙苗苗是在滨江新城刚成立时与李菲菲前后脚进入单位的,两人平时关系还可以,但要成为一起挪用公款的同谋,最初时李菲菲还真没有把握。所以,“狗头军师”李志便支招,让李菲菲去约孙苗苗出来吃饭、逛街,吃喝玩乐的所有费用由他承担。 

  李菲菲开始隔三岔五约孙苗苗,并送了许多小礼物,同时极力引荐自己的“大款朋友”李志。毕竟,小姑娘刚走出校园、涉世不深,孙苗苗很快认定李菲菲就是自己的好闺蜜。 

  2011年11月,李志、李菲菲向孙苗苗提出挪用公款的要求。为了让孙苗苗更相信自己,李志表示:“这是借钱,可以打借条,借的钱是用来开金店的,会支付很高的利息,或者干脆算上你们一股。” 

李菲菲经常邀约孙苗苗出来吃饭、逛街。

  孙苗苗一开始不想加入,但“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她最终没能拒绝李志和李菲菲的“邀请”。当月,李菲菲、孙苗苗第一次挪用了农经站上的公款给李志。 

 

  正所谓走错第一步可能就是第一张多米诺牌的倒塌,一个坏的开头往往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确实。一开始,李菲菲和孙苗苗知道自己是在高空走钢丝,二人心里都很怕,第一次,她们只答应借给李志40万,并且要求一个月内必须还回。李志主动打了借条,前几次都能按时还款,于是,李菲菲和孙苗苗内心的不安、恐惧也打消了,甚至产生“挪用单位一些小钱不是什么大事”的想法。 

  为表示“感谢”,李志拿出10万请李菲菲、孙苗苗去韩国旅游、购物。这次出国旅游的邀请,让合伙挪用公款的“三人组”关系更加亲密,随之而来的是更紧密的“合作”。 

  李志的借款越来越多,每次借款数额从几十万涨到上百万,2012年有一笔借款达到400万。此时,李志已不能按月足额还款,借条也是时打、时不打,最后,从“有借有还”到“借了不还”。截止2012年11月,“三人组”共计挪用农经站账上资金近3000多万,其中有近2000万无法还上。 

  我的天呐!2000万要“打水漂”,这两个女同志不得急疯了?

  嗯,一想到这么大的窟窿,李菲菲和孙苗苗真是又急又疯,因为她们根本没能力填补这么多钱,二人就缠着李志赶紧还款。李志却说,自己投资生意失败、无钱可还,如果要填补这笔资金,需要继续挪用公款给他周转回本。 

  得到这个答复,李菲菲、孙苗苗才发现自己被骗了。为蒙混过单位的年底盘账,李菲菲、孙苗苗开始发愁:2000万的资金缺口如何才能堵上。李志给她们指了一条路:让农经站在当地某银行开户,自己和银行会计陈亮比较熟悉,可以请他帮忙伪造假的银行对账单,应付检查。 

通过他人做假账,李菲菲和孙苗苗侥幸通过了审核。

  按常理,有人让自己帮忙伪造2000万元的假银行对账单,绝对不敢“接招儿”,可陈亮在收到李志的请托后,竟然很痛快地帮了巨贪“三人组”,随后,假对账单顺利通过了审核。可是资金缺口仍然在那里,实质问题还没有解决。李菲菲和孙苗苗正为此一筹莫展时,意外的转机出现了。 

  是什么样的转机呢?该不会中彩票了吧!

  那倒不至于! 

  2013年2月,李菲菲从滨江新城管委会下属的农经站调到管委会任总账会计一职。管委会不仅资金更加雄厚,而且下属企业、部门众多,资金相互流动更加频繁。更“利好”的是,管委会的账目与农经站的一样松散混乱。这样一来,李菲菲、孙苗苗和李志像是捡到了“聚宝盆”,想捞多少钱就捞多少钱。 

  从2013年年初开始,李菲菲、孙苗苗、李志三人先将管委会资金通过划拨方式转移到下属农经站,然后再挪用。截止到2014年底,滨江新城管委会账户上3300多万的公款被巨贪“三人组”合谋挪用。这些钱一部分用于填补农经站之前的亏空,一部分又借给李志,转入他指定的账户中。 

  3300多万公款就这么被贪污了,真是拆东墙补西墙!不过,这样也不能彻底解决单位资金亏空的问题呀?  

  你还真说对了!

    农经站的亏空已经补上,管委会的资金缺口却越来越大。到这时,李菲菲、孙苗苗的目的和动机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她们不想归还挪用出去的钱了,这种性质从挪用已经变成了贪污。 

部分公款被李菲菲、孙苗苗私吞并存到了多家银行里,其性质从挪用已经变成了贪污。

  为做平账目,李菲菲、孙苗苗伪造了滨江新城管委会下辖五个村镇的农作物补偿协议、征地拆迁补偿协议、专项高效补偿协议等几十份虚假补偿协议,同时配合陈亮帮忙伪造的银行对账单,竟然让滨江新城管委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支付了近4000多万补偿款,使账目收支达到平衡,每项支出都“有据可循”。 

  最后,李菲菲、孙苗苗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从单位账户划走了多少钱。李菲菲曾说过:“一开始是想还钱的,可是借给李志的钱有去无回,几千万的资金缺口根本堵不上。管委会这边虚假平账也越来越大,我们知道还不上了。这件事总有一天会被发现,不如在事发前好好享受一下。” 

 

  犯下大错还能心安理得的消费,真是绝了!贪了这么多钱,她们都是怎么花的? 

 

  后来,李菲菲、孙苗苗决定甩开李志,截留公款自己“玩”。2014年8月20日,李菲菲从管委会账户中划出900多万,在江都区某小区买了一套联排别墅,价值250万,为扩建别墅又花了65万。除了买别墅外,李菲菲还买了两辆宝马情侣跑车,总共价值200万。 

李菲菲所购买的两辆宝马情侣跑车。

  人们常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李菲菲买跑车的事情很快传遍自己的朋友圈,大家知道李菲菲突然有钱了,都去找她借。对亲朋好友借钱的要求,李菲菲几乎来者不拒,少则十几万、多则上百万,随借随有。此外,逢年过节更是5万、10万的红包不断“派送”。 

  另外,孙苗苗也买了一套二手别墅,价值280万;2015年4月,孙苗苗在银行买了一份260万元的理财产品…… 

 

  她们的胆子真大,这么搞下去终究是“纸里包不住火”啊!前阵子,广西南宁就曝光一名女副科长丘朝阳在8年时间里,利用负责接待的职务便利,虚开发票套取公款近3700万,所敛钱财金额比令政策、仇和等52名省部级高官的都要多。而李菲菲、孙苗苗的涉案数额要比一百多个大老虎都多、都狠,比大老虎的“胃口”还大! 

  我们在震惊的同时不禁疑问“小官巨贪”为何屡见不鲜,这两个小职员能瞒天过海并犯下如此大案,问题出在哪儿?  

  像这种“小官巨贪”式的腐败在某种程度上比大老虎造成的危害性更广、影响力更坏、效仿度更强,检察机关建议,针对一些拥有特殊资源或特殊权力的部门和人员,尤其要制定细化的针对性监督制度,重点监管。 

  就拿本案来讲吧,亏空背后是巨大的财务管理漏洞。在调查中发现,普通小职员一夜暴富让身边同事起了疑心,不过,明目张胆地炫富也没让李菲菲和孙苗苗所在单位的领导认真对待,只是随便查了下账目,并没有进行细致核查。 

“小官巨贪”丘朝阳因贪污近3700万元,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00万。

  2015年2月,滨江新城管委会资金科原科长被群众举报挪用公款。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后,发现该单位账目极度混乱。比如,银行对账单应该是银行专用纸张,配有银行印章和银行经办人印章,而账目中的对账单竟然是普通A4纸,印章缺失,经办人签字模糊……所有这些细节,只要稍微核查就能发现问题。 

  考虑到管委会资金往来巨大,扬州市检察院建议江都区审计局对滨江新城财务收支进行细致梳理,形成详细的审计报告。经过半个月的专项检查,滨江新城管委会账目上几千万的亏空终于暴露出来。 

  巨额的亏空几年后才暴露,这个单位的账务监管制度难道是形同虚设吗? 

  不得不承认,滨江新城管委会的财务管理存在很大的漏洞,财物主管人员对账目安全漠不关心,将出纳印章和会计印章放在同一人手上,日常检查也流于表面。据管委会资金管理科原科长刘洋到案后交代,单位印章应该由自己负责,但她经常将印章放在李菲菲处。后来,单位开始实行网上支付,她又向李菲菲透露过单位银行账户的支付密码,给对方侵占单位公款提供了便利。 

  刘洋还承认,李菲菲、孙苗苗多次邀请她一起出去旅游,三人私交甚好,所以她平时对财务报表、大额资金进出账都没认真检查,甚至从没有去过银行,只看对账单。和刘洋一样,总账会计吴燕也被检察机关以涉嫌玩忽职守罪立案调查。 

  除了刘洋、吴燕不作为,滨江新城管委会原主任王隆也有挪用公款行为,并私设“小金库”,只是他没想到下属的两名小会计竟然比自己挪用的多得多。最后,王隆因犯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刑罚。 

 

  这真印证“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那句话了!本案中,检察机关又是如何认定她们挪用公款和贪污的具体数额呢?挪用公款和贪污这两个罪名的差别在哪里?尤其是在这起案件的审查过程当中,难点又在哪里? 

  本案中,三名被告人先后从滨江新城多个帐户挪出公款8100多万,截止案发共有5800多万没能还上。其间,因被告人李菲菲、孙苗苗采取虚假发票平账、重复报支等方式,使所挪用的公款已经难以在单位财务账上反映出来,而且没有归还行为。根据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经济犯罪座谈会纪要》规定,二人的行为性质由挪用公款转化为贪污,针对二人之后虚假平账、重复报支的4850万便认定为贪污,余额1000多万认定为挪用公款;被告人李志参与共同挪用公款4280万,扣除已归还的钱款,仍然有2000余万没有退还。 

审查遇到了难点,顾学荣会抽空钻进图书室查找资料“充电”。

  挪用公款罪与贪污罪的根本区别在于主观上有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而主观故意往往通过客观行为表现出来。结合本案,被告人李菲菲、孙苗苗客观上不仅采取了虚假发票平账、重复报支等方式,致使挪用的公款不被发现,而且将所挪用的公款用于购买别墅、豪车及高消费挥霍,这也是认定她们的主观故意由挪用公款转化为贪污的根本原因。 

  说起审查过程中遇到的难点,就是涉及的资金量大,而且在多个单位、个人户中多次流转,江都审计局参与的审计时间就长达三个月之久,而检察机关也需要结合银行对单、转凭证、银行传票等书证将每一笔公款的流向审查清楚。那段时间,我们与审计人员多次进行沟通学习,确保了数额认定的精确,指控的犯罪数额一一得到法院的采纳。 

  最后,两名主犯的结局是怎样的? 

  2016年12月23日,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李菲菲、孙苗苗贪污、挪用公款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李菲菲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600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最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罚金600万元。被告人孙苗苗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200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最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200万元;涉案的别墅、汽车、珠宝、手表全部没收上缴国库。 

涉案的别墅、手表等全部没收上缴国库。 

  虽然被告人李菲菲对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不过在2017年1月10日以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了上诉。3月13日,上诉人再次书面撤回上诉,江苏省高级法院同意并下达裁定。 

  回顾这起案子,让我想起了中国古代一则寓言:黠猱媚虎。话说有一种体态短小、爪子很锋利的野兽叫“猱”,老虎的脑袋痒,就让猱挠痒痒,结果挠出了窟窿。猱一边取老虎的脑浆吃,一边把残余的献给老虎说:“大王,我得到些美食,不敢私自吃,来献给您。”老虎蒙在鼓里直夸:“猱啊,你真忠心!爱我而忘了自己的口腹之欲。”等猱吃完了脑浆,老虎快死时还没有察觉。 

  在这起案件里的角色扮演中可以发现,李菲菲、孙苗苗既是“虎”又是“猱”,李志的献媚把她们哄得特别开心,等到李菲菲、孙苗苗“小命不保”时又赶紧献媚上级领导,一起拉到万丈深渊里去。 

  确实如此! 

  “黠猱媚虎”其实是明朝刘元卿《贤奕编·警喻》里描写的寓言故事。这则寓言告诉大家,贪婪自私、龌龊善变的小人,他们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如果看不清他们的本质,被奉承的人就会自食苦果。越是让你舒服、让你飘飘然的人是最容易要你命的人,当你特别舒服、特别爽的时候就离危险不远了。如果身边出现这样一个人,说话好听、办事得力,给你解决生活问题、经费问题,还把你的家人哄得特别开心。这个人很有可能在算计你,想把你拉到万丈深渊。所以,每个人应该保留反击的手段,即使对那些看着顺眼的人,我们也要保持警惕,多问几个“为什么”。 

  谈到本案,所有涉罪人员的犯罪手段谈不上高明,只要稍加留意就可以减少甚至避免损失,但案发单位财经纪律松懈,为内部人员监守自盗提供了便利条件,直到案发前,该单位领导还以为账目收支平衡,经费充足。 

审查过程中,顾学荣经常跟同事一起商讨案情。

  再以扬州为例吧,2016年全市检察机关查处了五起会计人员职务犯罪案件,涉案数额过亿。从这些案件中,我们总结出会计犯罪低龄化、共犯同谋率高、犯罪数额巨大、女性犯罪比例上升等共同点。对此,我们有针对性地向案发单位发出检察建议,举办专项预防讲座,对重点岗位、重点人员、全市新入职青年公务员进行专题教育,并收到良好的警示宣传效果,许多单位也开始重视财经纪律和账户安全,组织财务人员到检察机关警示教育基地参观学习。 

  检察官建议:

  诚信为本,操守为重,遵循准则,不做假账——这是国家会计学院的校训,也是每一名财务人员必须牢记的准则。身边的案例就是最好的警示教材,不管是哪个行业、哪家部门,既然“小职员大贪官”会利用制度上的漏洞,追求利益最大化,那么各家单位就应该从制度入手,真抓敢管让那些存私心的人不能利用漏洞获利,从而达到事前预防的效果。 

(特别感谢徐蓉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另注:文中涉案人均为化名;文中部分插图来自网络)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