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砂霸”为害一方食苦果 检察官王红梅:保护新沂河 守法不可亵渎

  明知新沂河已禁采多年,为谋取暴利,仍雇佣他人操作砂泵船在沭阳县颜集段水域非法采砂2多万吨,在其他涉案人员被查获后,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转向开采沿岸约16亩农用地下的黄砂11多万吨,造成沿岸土地下陷坍塌形成水面与新沂河水域相连,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并殃及周边百姓日常生活……

 

 

  非法采砂导致农用地大面积“塌方”,给周边群众造成生活困扰。(视频截图)

  众所周知,环境保卫的战场没有硝烟,然而江苏检察机关的环境保卫战从未停止过,一直是在路上。那么,先给我们介绍下本案中遭到生态破坏的新沂河吧?

 

  比起大江河海,家乡的新沂河的确有点儿默默无闻。新沂河是一条流域性河道,西起骆马湖嶂山闸,向东流经新沂、宿豫、沭阳、灌云、灌南五个县区,至燕尾港入海,河道全长146公里,是沿岸辖区防洪、排涝、供水、航运、养殖和维护生态平衡的重要基础,而且,这条河道还蕴藏着丰富的矿产(砂矿)资源。

  请问砂矿资源对生态环境能有什么影响呢?

  砂矿是河道河床的重要组成板块,是维持河道水沙平衡的重要物质条件,保持河势稳定的基本要素。谈到非法开采黄砂,带来的危害是非常多的,不仅会破坏国家对矿产资源的保护制度,同时影响了水生态环境、危害河道防洪安全、河势稳定,造成土地资源流失等。

  原来砂矿有这么大的作用。

  所以,为了加大对河道采砂的整治力度,早在2013年5月24日,宿迁市人民政府发布了《新沂河宿迁境内区域禁止采砂的通知》。之后更是加强力度,2015年8月10日、2016年3月16日,沂沭泗局骆马湖水利管理局跟沭阳县人民政府、宿豫区人民政府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全面整治新沂河非法采砂的通告》,规定新沂河河道范围内全线禁止采砂。

  管得这么严,应该没人敢再“下手”了吧?

  话说如此,可沭阳县颜集镇人张强偏偏顶风作案,所以,“砂霸”这个响当当的绰号绝不是空穴来风。

在庭审现场,张强灭掉了往日的威风,如实交代犯罪事实。

  我猜这个“砂霸”不是一朝一夕做大山头的吧?

  真被你猜对了!张强能落到今天这个下场,还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最终一步步走上犯罪的道路。

  自从其父辈开始就在新沂河非法采砂多年,这个家族可谓弟兄多、势力大。对此,沭阳县河道管理局曾多次上门宣传、规劝不要非法采砂,但年轻气盛的张强压根不服管,我行我素。

  该案是如何东窗事发的?

  2016年6月13日凌晨,沭阳县河道管理局在对新沂河巡查时发现张强的两条大泵船正在非法采砂,现场查获非法采砂泵手,并将线索移交沭阳县公安局,警方当天立案。

  经初步侦查发现,2016年3月到6月13日,张强在新沂河道内开采深水砂两万多吨。然而,就在侦查期间,张强从8月份开始继续在晚上偷偷打砂,一直到12月份共计打砂11多万吨。所以说,足见张强的胆子有多大啦!

 

由于水土严重流失,图为被打砂坍塌后形成的水面。(视频截图)

  粗略算一下,以上两个时段非法采砂达到了13多万吨,请问这些非法采砂数量是如何确定的?

  确实,非法采砂数量是定罪量刑的关键,对此,法律有认定次序。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规定:非法开采的矿产品价值,根据销赃数额认定;无销赃数额,销赃数额难以查证,或者根据销赃数额认定明显不合理的,根据矿产品价格和数量认定。矿产品价值难以认定的,依据下列机构出具的报告,结合其他证据作出认定:一是,价格认证机构出具的报告;另外,省级以上人民政府国土资源、水行政、海洋等主管部门出具的报告;第三,国务院水行政主管部门在国家确定的重要江河、湖泊设立的流域性管理机构出具的报告。

 

群众对被告人张强等非法打砂造成农用地受损表示愤慨。(央视截图)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矿产品价值是按照“销赃数额——矿产品价格和数量——专门机构鉴定报告”这样一种路径来确定的,是有先后顺序的。本案中,张强卖砂多为现金交易,销赃数额难以查证,而且没有记账打砂数量,也没有明确矿产品数量。因此,就是适用第3种方法,即由公安机关委托江苏省地质调查研究院根据被张强非法开采出来的矿体程度出具专业鉴定报告,确定张强非法采砂13万余吨,再由沭阳县物价局价格认定执法机关出具的案发期间涉案黄砂销售价格(22元/吨)。

  最后,经过各方统计得出了张强一伙非法采砂价值280多万元人民币,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鉴定出来的结果和张强实际非法采砂量有无出入呢?话说回来,张强会老老实实的认账么?

  这个问题我们确实也注意到了,毕竟鉴定报告只是辅助我们认定案件事实,仅有一份鉴定报告是不够的,关键还要能和其他证据相互印证。

  为此,我也是认真审查了全案证据,并发现了案件中重要的物证——拖砂账本,一共8册由运砂人手写的从张强泵船上拖砂的“产量记录”。经过统计,上面记载的砂量和鉴定出来的基本一致,加上证人证言印证,这块证据还是经得起推敲的。 

 

  在巡回法庭上,公诉人庄严的宣读起诉书,“砂霸”张强将面临法律的严惩。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了白纸黑字作证就别想赖掉。据报道,这个案子在新沂河畔公开审理,现场很壮观?

  人不少,还是个艳阳高照的周六,而且是无偿加班。

  作为一个具有重大普法意义的巡回法庭案,现场引来了1000多名干群旁听,而且还被中央电视台12套“社会与法”栏目、《庭审现场》……好多家媒体报道。法院当庭宣判张强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追缴其违法所得280万元人民币上缴国库。张强表示认罪伏法,不予上诉。

 “砂霸”张强案深受关注,曾被央视12套“社会与法”栏目专门报道。(央视截图)

  真是声势浩大!这个案子带来的社会效果还不错吧。

  是的,现场旁听的群众中有很多是住在新沂河附近的居民,这样能使更多的人要敢于去做“监督者”,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也让大家了解到非法采砂是要受到法律惩罚,强化了个案的警示作用,扩大了办案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代表委员们认真旁听案情经过。

  且慢,检察官,您一会儿说非法采砂,一会儿非法采矿,到底哪个才是法定罪名?

  苏检君总能一针见血!

    其实砂是矿产资源的一种,张强非法开采的是黄砂,为了清楚说明其开采的矿种,我们说其是非法采砂,但实际法条上没有“非法采砂罪”,法定罪名是“非法采矿罪”。

  原来如此,那法条对该罪又是如何规定的?

  《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规定: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或者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都说非法采砂是比贩毒利润还大的暴利行业,受利益影响,许多犯罪分子往往以身试法、铤而走险。同为苏北重镇,今年沛县也打掉了具有产业链一条龙的“孟氏家族”采砂团伙。据报道,从2013年3月份以来,这一伙地方恶势力打击报复乡邻,非法采砂达到300多万吨,涉案价值1亿多元。请来谈谈两案的区别和共同点吧?

  对,因为利润高、供不应求,黄砂甚至被称为“软黄金”。两案的区别是沛县这个案子涉案危害更广、数额更大、人员更多、组织性更强,抗拒执法也更剧烈,本案虽未达到如此数额,但结合全案事实、证据综合情况,给予了有期徒刑四年九个月的刑事处罚,体现了我市对破坏环境犯罪的从严惩处;然而,共同点是两方人员都是地方一霸,家族势力在地方明显,查处难。两方人员为牟私利在禁采区非法采砂,均严重破坏了当地生态环境,司法机关通过依法查办案件,有效打击了此类犯罪,还河湖安澜。

村民们纷纷赶来旁听对张强的处理结果,庭审现场成为一场生动的普法课。

  另据媒体报道,作为江苏省四大湖泊之一的骆马湖未能幸免“贼手”,此前也是非法采砂问题严重,沉积湖底多年的物质重新溶解到水中,导致水中诸如氟、磷、氮等元素含量升高,致使水质恶化。

  是的。骆马湖跨新沂、宿迁两市,而且就在新沂河的上游,一旦骆马湖遭到侵害,对于新沂河来说就等于“唇亡齿寒”。今年4月,沭阳县公安局调动40多车辆,动用警力200多人,对骆马湖非法采砂专案统一收网,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47名,扣缴各类设备车船几百件。随后,兄弟单位沭阳县检察院先后以涉嫌非法采矿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20余人。

  另外,为加强对宿迁市非法采砂类案件法律适用研究,今年9月,由省检察院牵头的非法采砂类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研讨会在沭阳召开,会议对非法采砂共犯及关联犯行为定性、非法采砂中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收益罪溯及力等多项问题进行研讨。

江苏检察机关不断加大生态护航,如今的骆马湖重现草长水清。

  有了上级的重视,一线的“参战”,有效解决了困扰宿迁多年的难题,目前骆马湖重现草长水清,曾经屡禁不绝的盗采得到了遏制。

  这些非法采砂专案得以攻破,看来执法机关在查办过程中还蛮有风险的。不过,这也印证了那句话“老百姓关心什么、期盼什么,咱们检察机关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

    请问,之前谈到的法律条文中“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区别在哪啊?

  虽说细微之差,却关乎被告人的量刑档次,这可是咱们在法律适用时的重点。

 

办理张强案过程中,王红梅也是查遍相关资料,吃透了法条。

  其实,“非法采矿罪”这个罪名在1997年《刑法》中规定的入罪标准及量刑档次升格条件是“造成矿产资源破坏”和“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对此,2003年6月3日最高法出台了《关于审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数额在5万元以上的,属于“造成矿产资源破坏”;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属于“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随后,在2011年2月25日《刑法修正案(八)》中被改为“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

  罪名修改了,但相关司法解释是空白。因为2003年的这个解释是针对97年刑法中条文的,相当于修(八)中非法采矿罪的“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无规定。对此,2016年12月1日,“两高”又出台了《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开采的矿产品价值数额在10万元至30万元以上,或者在禁采区内开采矿产品价值数额在5万元至15万元以上,为“情节严重”;上述数额五倍以上,为“情节特别严重”。

  但是,问题又来了,这些标准是一个区间,那我省该是多少呢?

  基于此,2017年7月13日,江苏省高级法院和省检察院联合出台《关于我省执行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情节严重”、“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标准的意见》,规定:我省非法开采矿产品价值数额在10万元以上,或者在禁采区内开采矿产品价值数额在5万元以上,为“情节严重”;上述数额五倍以上,为“情节特别严重”。至此,江苏也有了明确的非法采矿办案标准。

  原来看似一个不常见的罪名有着这么曲折复杂的“前世今生”。

  不过,听您这么一分析,大家伙对非法采矿罪的理解与适用好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每一个罪名都有它存在的意义,也有它的适用情形,随着实践变化,也需要法律的不断完善。但同时,我们承办人在每办理一个罪名时,也应查遍相关资料,吃透法条,通晓内涵,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准确适用。

 

被查扣的采砂泵船终于停止了曾经的轰鸣声,新沂河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视频截图)

  果真应了您的座右铭“学习,是成长的不竭动力”。

  让大家见笑了,我认为,没有人是天生的“样样精通”,但我们确实可以学习。

 

  检察官建议:

  非法采砂行为不仅严重破坏了水域生态,还对水势稳定、供水、防洪、航运等都构成了严重威胁。生态是无价的,也是最难修复的,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而不是为了眼前一点非法利益,断送了人类生存的家园和子孙后代的幸福。

(文中涉案人为化名;文中部分插图来自网络)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