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捷径岂料掉“陷阱” 检察官朱林方:出国务工请找正规劳务公司

 

  201411月至20169月期间,陆虎、左广荣、陆丹、朱妍霏、严沈平、孙柏萍、钱爱进、孟海峰等8人通过分工合作,先后组织91人以旅游为名办理出境签证,并安排上述人员偷越出境后非法滞留英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务工…… 

 

  

  身边有没有亲朋好友出国务工的啊? 

  

  有啊,不多。不过据我了解,东海县作为世界水晶之都,可是外派劳务大县。 

  中国海外劳务输出主要以发达国家为多,如美国、德国、法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澳大利亚等;也有一些发展中国家,如伊朗、伊拉克、巴西等。 

  

  确实,东海县除了水晶市场火爆,许多富余劳动力想出国打工赚钱,劳务市场很火爆。我今天讲的这个案件就是跟出国劳务有关:务工人员想出国,却被打着办理出国名义的咨询公司骗了的案子。 

  火爆的出国劳务市场  

  

  

  那当事人岂不是很窝火,咨询公司这种行为也涉嫌犯罪了吧? 

  

  务工人员损失了钱,耽误了时间,更没赚到钱,当然很气愤。而这些咨询公司非法组织人员偷越国境出国务工,就是涉嫌犯罪。 

  近几年来东海县院办理过近20起这种非法外派劳务案件,如2016年受理的王石帮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冯同瑞等8人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 

  

  数量还不少,咱们今天讲的这个案件也是涉及8名嫌疑人,想必案件材料也不少啊。 

  厚厚的卷宗资料和几十张光盘,需要检察官加班加点仔细研究 

  

  我是201724日受理的陆虎这个案件,说实话,接到案卷后,神经不由得紧张:厚厚的上千页卷宗,外加31张光盘,都要仔细研究,加上我这个岁数,常常搞材料搞到腰酸背痛眼花。 

  

  上千页的卷宗,对谁都是考验啊。这个案情应该算是比较复杂的了吧? 

  

  一般咱们基层院受理的案件比较简单,像这样十几本上千页卷宗材料还有31张光盘的案件还是比较少见的。我先通过简单翻看卷宗,大体了解了案情,主要是陆虎、陆丹等8个人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的案件,当时里面有的人还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等犯罪行为。 

  

  偷越边境肯定要涉及到伪造印章等行为,所以牵出了一系列的犯罪行为,对吧? 

  以假乱真的假章,用于办理旅游签证出国务工等手续用。 

  

  是的,通过后期的阅卷,我发现犯罪嫌疑人左广荣就是专业造假证刻假章的,他通过造假的毕业证等学历证明、房产证、工作证明、营业执照等资料,办理旅游签证出国务工这些手续用。左广荣未经相关国家机关、公司及事业单位授权,擅自刻制东海县人民政府、东海县房产管理局、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江苏省教育厅高等学校毕业生调配专用章共15枚国家机关印章,以及东海县华城置业有限公司、江苏省东海中等专业学校、淮海工学院等5枚公司、事业单位印章。这样的一个犯罪过程中就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 

  左广荣等人造假的房屋产权证,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这么看来犯罪分子也算是“神通广大”了。在这个偷越边境案中他们非法组织了多少人出国务工?又是怎样案发的呢? 

  

  这个案子涉案务工人员多达91人,而且涉案地域横跨江苏、上海、山东、浙江、重庆及境外的英国、法国、意大利、德国、日本等国家,涉案人员多、地域广、涉案金额巨大。我们根据案件材料发现,务工人员吴刚是出国务工时因为超期逗留被英国移民局遣送回国,务工人员李刚是在上海浦东机场坐飞机去东京务工时被警察拦下……根据这些务工人员的讲述,经过侦查,最终确定由江苏省公安厅移送东海县公安局立案侦查。 

  

  看来这个案子的关键是要理清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条线和案件事实。 

  

  对。案件办理过程中,需要通过一次次阅卷捋顺这些人的上下线关系、哪个人哪条线路,和谁接头、如何安排务工人员出国的线路、涉案金额、目标哪个国家等等。 

  公安机关远赴全国各地抓获孟海峰、严沈平等犯罪嫌疑人,图为抓获左广荣现场 

  公安机关非常重视,由刑侦、网监、技侦各部门全力配合,抽调精英骨干力量成立专案组,同时也得到了英国使领馆的大力支持,双方在南京、上海等地进行多次照会,共同研究案情,英方向侦查机关移交了多份与案件相关材料,为案件的查处工作提供坚实的证据基础。最终,时机成熟时,远赴南通、浙江丽水等地将孟海峰、严沈平等外地的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实属不易,应当为他们的工作竖大拇指。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给他们打call”!不过我很好奇这些人到底通过什么途径安排务工人员出国的呢?这91个人都成功出境了吗? 

  

  这些人中有39人完成偷越出境,52人因签证拒签等原因未能得逞。在案件审查过程中,我们发现陆虎(连云港锦绣船务有限公司、连云港远盛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陆丹(陆丹是陆虎的姐姐,也是陆虎公司员工)这些人分工明确,从境内招人包装身份、骗取签证、组织偷渡人员出境到境外接机安排工作都有专人负责,层层分工,相互勾结,形成庞大的犯罪团伙,行话称这些人为“蛇头”,在东海、徐州、浙江、重庆等多个地点,利用农民急于赚钱致富的心理和出国劳务知识的匮乏,欺骗农民说只要交几万的佣金,其他交给他们办理,就能“轻松出国赚大钱”,其实质就是组织劳务人员非法出国务工。 

  警方查获的,陆虎等人的作案工具 

  

  既是团伙型犯罪,又有这么涉案务工人员,陆虎他们是如何收费、分工的呢? 

  

  陆虎、陆丹是参与了全部的犯罪过程,由线下 “蛇头”严沈平、孙柏萍(东海县建安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钱爱进(海安苏润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孟海峰(海安鼎盛旅游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等人从东海、徐州、重庆、浙江等地招募务工人员,收取每人3-5万元不等高额佣金,联系制假人员左广荣伪造假的公章、房产证、工作证明、营业执照等资料,陆丹协助文字处理、网上预订酒店、购买旅游保险等事项,朱妍霏(重庆顺帆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协助办理出境人员签证,就是将虚假材料和偷渡人员所提供的护照、照片、身份证复印件等材料通过邮寄的方式交由**网(一个休闲旅游在线服务商)为偷渡人员申请办理欧美等国家旅游签证。签证办好后,由陆虎为偷渡人员购买机票,送这些务工人员到机场乘飞机偷渡至境外,在英国、意大利、德国等国均有陆虎安排的专门人员负责接机并且安排工作,所以这个案子可以说是涉案人员众多,组织分工明确,涉案金额更是高达几百万元。 

  作案现场一片狼藉,就是在这样简陋的环境里,陆虎安排下线伪造了出国务工所需的各种材料和证件 

  像这类非法外派劳务案件往往涉案人数众多、金额巨大,像我院办理过的胡士富等人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涉案金额达700余万元,周学玉、王光宁非法经营案涉及外派劳务人员98人。 

  这类案件还有个特点,案发后,有的被告人虽然被判了刑罚,但并没有完全退还务工人员的费用,致使务工人员损失很大,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要求返还、赔偿损失,遇到这种情况,政府也都尽力帮他们争取将损失降到最低。 

  犯罪嫌疑人陆虎(左)和左光荣(右)资料照片 

  

  这让我想起了2010年,当时中国最大的非法输出劳工案,也就是罗颖、龚小宁组织800多人赴罗马尼亚打工案,他们从中赚取中介费6000多万元,而许多出国务工者在外国遭遇劳务纠纷最终导致流落街头。本来是想出国打工赚钱,现在反而被骗了不少钱,即使出国了也没有保障,而且随时可能被遣返。所以说这些人心里气愤想去讨个说法也能够理解,由此也可能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追溯到源头,这类犯罪行为确实应该严厉打击。话说回来,既然风险这么大,这些务工人员为什么不到正规的劳务公司办理出国呢? 

  

  近年来这类案件屡屡发生,经济的持续发展带动出国务工人员数量大幅上升,东海县也成为出国劳务大县。据我们调查了解,东海县有资质的外派劳务企业有18家(含外地派驻东海8家)。但这些务工人员往往不走正常的出国路,因为有资质的劳务公司保证金多,赚钱又少,而且有资质的劳务企业审批门槛高,比如企业要在银行存入300万的风险备用金、要有600万注册资金、300平方米办公场所等,不少劳务输出企业很难达到要求,就只能以咨询名义非法招收工人出国务工,像陆虎、孟海峰开的相关的咨询公司,就是做出国劳务,这样的所谓的咨询公司只需一间门面房、一台电脑、一个工作人员即可营业,收费标准也很随意:全由自己决定,一般收取每个出国劳务人员三到五万元不等,而后企业通过黄牛仅需花费每人50007000元不等的支出即可为务工人员办理商务签证,有的只需收取工人费用后交纳一定数额给上线公司,出国事宜自有上线公司负责。在上述多种模式下,企业都能在每个出国务工人员身上赚取少则数千、多则数万元的利润,收益非常高。针对这一情况,当地工商、商务等部门多次开展集中清查整顿,但受到高收益诱惑,被处理企业往往换个地方又继续非法营业,造成非法劳务案件屡禁不绝。 

  简单的工具,破败的现场,却是犯罪行为实施的主战场 

  一般的老百姓想出国打工赚钱,对比正规公司的高昂费用和低工资,就想走“捷径”了,然而通过非法的渠道,难免上当受骗。据务工人员吴刚陈述,当时陆虎声称自己公司已经安排很多人成功出国了,很有经验,还承诺在英国安排工作,是在饭店,一个月15000元人民币,当时他就动心了。 

  

  为了出国多赚钱,不惜铤而走险,最终导致上当受骗。那陆虎的公司如何能够办理到各种签证的呢?  

  

  本案中他们为91名务工人员办理的大多是旅游签证,另有少量的商务签证。综合来看,商务、旅游签证成为非法外派劳务犯罪重要手段。 

  在近几年东海办理的非法外派劳务案件中,有4起案件是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移送起诉或提起公诉,涉案务工人员全部是持骗领的商务签证或旅游签证出国非法劳务。其中王石帮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和冯同瑞、韩仲勇等8人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中全部采用商务签证非法外派,案发时有42人持商务签证滞留在吉尔吉斯斯坦等国,有21人已办理商务签证尚未出国,有75人的签证正在办理中;在胡士富、贺擂等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中,涉案45名外派劳务人员全部持旅游签证。 

警方搜查到的陆虎等人办理的假签证等各种证件 

  目前对持商务签证出国后滞留国外案件中的涉案主体,暂时没有相应的处罚机制。商务签证的办理相对容易,外派劳务企业只要提供出国务工人员身份证、护照就能办理到商务签证。 

  

  看来您对这个案件研究的很透彻,那么,案件最终是如何处理的呢? 

  

 

  检察机关对犯罪分子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向东海县法院提起公诉,图右为检察官朱林方 

  2017718日,我们对陆虎、陆丹等7人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左广荣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向东海县法院提起公诉。法院经过开庭审理,于20171017日作出了判决,陆虎、陆丹、朱妍霏、严沈平、孙柏萍、钱爱进、孟海峰7人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至二年六个月不等刑罚,并处三十万至六万不等罚金;左广荣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三个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五千元。法院支持了我们的全部起诉意见和量刑建议。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案件的成功起诉和判决,让这些扰乱劳务市场的人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了代价。 

    

  检察官建议: 

  该案件暴露出出国劳务市场存在的不规范之处和潜在的社会管理风险等问题,期待相关部门能够建立长效机制规范和促进出国劳务市场健康有序发展,维护和扩大出国劳务人员特别是农民群众的利益。另外,希望能加大在宣传力度,开展有针对性的学习和教育,引导出国务工人员学习和掌握关于从事出国劳务中介资质、出国劳务手续办理等知识,帮助他们准确识别、正确选择中介机构,进而维护好自身的合法权益;最后告诫广大群众出国劳务一定要走合法途径,避免最后事与愿违。  

    

(特别感谢张红梅、潘亚萍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另注:文中部分插图来自网络)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