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倒毒物触碰环保红线 检察官傅丹沄:环境有价 损害担责

  一超纤材料公司为应对上级环保检查,明知非法倾倒工业有毒物质会污染环境,却仍将装有有毒残渣的100多个铁皮柴油桶一夜之间倾倒入无锡市新区村庄的河道内……

  众所周知,滨湖区南依太湖,河道纵横,水网密布,是典型的江南水乡,自然风光得天独厚。

  是的,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南方建筑大都临水而建,可以说,河流在南方人的生活里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今天这起案子就跟河流有关。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2014年6月,无锡一超纤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文超纤材料公司)为应对上级环保检查,明知非法倾倒工业有毒物质会污染环境,仍铤而走险,联系无处理资质的被告人周天天等人,多次将该超纤材料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工业废渣一夜之间倾倒入河道,造成附近土壤及水域污染。

  被告人周天天从事什么工作,为什么以身试法去承接处理工业废渣这样的“差事”?

 

  被倾倒入污染物质的河流现场

  周天天是无锡人,专门做防水工程,超纤材料公司负责人李强认为“好兄弟”周天天“够仗义”、门路广,帮忙转移这些棘手废渣再合适不过。周天天知道自己无处理资质,但碍于面子,便爽快答应了。

  他们一共非法处理了多少工业废渣?

  接到群众举报后,环保部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从河流中打捞起了99只装有蒸馏残渣的铁桶共计11余吨,散落在现场的蒸馏残渣共计4余吨,并且立即采取防污染应急处置,仅应急处置费就超过59万元。我院在支持起诉前也多次至被污染河流现场开展实地调查取证。

  代价惨重!铁桶中装的到底是什么污染物质呢?

  铁桶中装的是超纤材料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工业残渣,经江苏省固体有害废弃物登记和管理中心、无锡市环保局取样检测、判别认定,倾倒残渣系二甲基甲酰胺,属危废物,根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属“其他精炼、蒸馏和任何热解处理中产生的废焦油状残留物”,必须按照环保部门规定的流程进行处置。

  2017年8月,浙江丽水10岁男童在乡村篮球场玩耍时,接触到由徐某堆放于球场的废旧铁桶,掉进装有疑似化学液体物质的铁桶内,造成双足II度化学烧伤,最终诊断为“患儿目前诊断二甲基甲酰胺中毒”。可见,二甲基甲酰胺对人体损害是非常大的。

 

  无锡滨湖区检察院干警多次查看被污染河流现场

  二甲基甲酰胺简称DMF,是一种无色、带有鱼腥味的液体,常温下容易挥发。这种化学物能与水互溶,在工业生产使用时,易进入水环境中,排放后在海水、河水、地表水、雨水和垃圾渗滤液中都能检测到,可经呼吸道、皮肤及消化道吸收,对眼、皮肤和呼吸道有刺激作用,进而出现头痛、焦虑、恶心、呕吐、腹痛等反应,严重的甚至会造成肝损害。因此,水环境中的DMF检测对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的评价十分重要。任何将河流当成工业有毒物质“回收站”的行为,都是对人类和社会发展极其不负责任的。

  是的,人类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污染物在短时间内进入环境,可以使暴露人群在短时间内出现不良反应、急性中毒甚至死亡。超纤材料公司这种私自倾倒的行为就是触碰了法律的“高压线”。

 

  无锡滨湖区检察院支持公益组织中华环保联合会诉无锡某超纤材料公司、周天天等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现场

  是的, 2015年年底,在中华环保联合会向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时,因该案涉及侵害环境公共利益,为保护生态环境,我们决定支持该环保组织提起民事公益诉讼。2016年3月10日,经滨湖区院提起公诉,滨湖区人民法院以污染环境罪判处超纤材料公司罚金五百万元,以污染环境罪判处李强、周天天等人有期徒刑六至九个月,缓刑一年至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至十万元不等。

  公益诉讼在2005年才正式进入我国司法领域,在过去它只是一个学术用词。民事公益诉讼指的是对发生危害国家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公民可以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的一种制度。那么本案中支持中华环保联合会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实际是让中华环保联合会作为原告?

 

  傅丹沄助理检察官在诉讼案现场(右一)

  是的,法律赋予了公民或者社会组织这样的权利,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公共利益,促进我国诉讼制度的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就是说,对破坏生态环境与资源案件,有明确职能主体的,支持该主体提起的民事公益诉讼,滨湖区院先后支持相关职能部门对2件破坏资源类、1件破坏环境类案件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环境污染违法成本低,却贻害无穷。周天天等人虽然被判了刑,但给环境造成的损害依然在,之前您说,案发后环保部门采取防污染应急处置产生了应急处置费,这笔费用最终应该由谁来“埋单”?

  确实,这种情况下,很多时候存在“企业污染、群众受害、政府买单”的困局,但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达成了调解协议,被告公司同意承担处置费用、检测费、律师费等70余万元,并自愿支付12万元生态环境赔偿金,用于当地生态环境修复及保护,发挥生态补偿金的应有之义。

  “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主体,也是环境保护的主体,是环境保护的重要参与者,应该承担环保社会责任。”新的《环境保护法》,规定了企业环境保护的9大责任。可以说,这是从法律层面真真切切地亮出“铁嘴钢牙”。 守法是底线要求,无论对企业还是对个人,都应知法、懂法、守法。

  我们知道与一般案件不同,环境违法案件往往伴随着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犯罪者依法被追究刑事责任之后,事情并没有彻底完结,如何恢复被破坏的生态环境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滨湖区检察院联合司法、环保等部门开展环保宣传活动

  我们也意识到仅仅“一罚了之”是远远不够的,保护生态坏境,打击只是治标之策,关键还是要提高企业以及人民群众的环保意识。近年来,滨湖区院通过“两微一端”、举办法制讲座、案例展板巡展、制发宣传手册等形式,加强对环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的宣讲、典型案例的剖析警示,切实提高公众环保意识,积极与职能部门沟通合作,参与跟踪监督机制,多次深入企业走访,推动企业污染防治。此外,滨湖区院还践行“绿色司法”理念,在追究刑事责任的同时,积极探索追究民事赔偿责任,助力生态环境保护,简单来说,就是“谁污染,谁治理”。

  对,一定要避免出现“人坐满刑期,污染依旧在”的尴尬局面。据我了解,2017年咱们江苏检察机关在依法查办破坏环境资源犯罪和积极开展环境资源公益诉讼方面的表现可圈可点,共提起公诉2933人,提起环境资源公益诉讼63件,推进复垦耕地林地2240亩,督促治理被污染水源地504亩,江苏检察公益诉讼实践也得到最高检的肯定和推介。

  无论何时何地,经济的发展都不能以损害环境为代价。早在2014年,滨湖区院就组建专业办案小组,先后办理破坏生态环保类案件30余件。依托驻社区环保联络员、巡视员制度、环境行政执法与司法联动机制,充分调动社会资源参与环保;积极建立生态资源信息库,利用两法衔接平台、无人机等科技创新手段服务办案;灵活运用诉前检察建议、刑事附带民事起诉、支持起诉等,构建起了一整套“立体化”生态环保模式。

  看来,滨湖院在保护生态环境方面的意识和行动都先人一步,经验也很丰富。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提出对造成环境损害的责任者严格实行环境损害赔偿机制,您能简要谈一谈您的看法吗?

  《方案》的发布,明确规定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单位或个人因同一生态环境损害行为需承担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的,不影响其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应赔尽赔”让我们看到了法治为生态文明建设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通过一系列制度的力量,让污染者感受到强大的威慑力,也让公众坚信政府治理环境的决心,相信江苏检察机关会进一步发挥其在护航生态环保方面的职能作用。

 

     检察官建议: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这不是一句简单的标语,应该落实到行动上。对企业来讲,治污减排是法律责任、社会责任,更是生存的现实需要。

  检察机关在保护生态环境中责无旁贷,一方面,充分发挥“两法衔接”信息平台的作用,在此基础上大力开展环境保护专项整治活动,严厉打击破坏环境资源违法犯罪。另一方面,深入群众和大中小企业内部开展法治教育,以案说法、提供法律咨询,鼓励更多群众主动参与保护生态环境。

  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让我们一起为保护生态环境贡献一份力量!

特别感谢陆梦丹、杜艳对本文的大力支持 另注:文中涉案人均为化名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