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检察网 > 要闻 > 正文
南通一团伙利用绝症患者注册公司诈骗金店59.6公斤黄金
2017-07-25 09:19:00  来源:正义网

  利用绝症患者注册公司,设立空壳公司发布虚假信息,随意修改账户余额,疯狂抢购黄金59.6公斤,用无号牌车运送黄金……7月5日,江苏省海门市人民法院对这起由海门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涉案总金额为2100万元,涉案被告人共15人的特大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诈骗罪对大威、魏大海、王洪等11名被告人分别判处十二年零三个月至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被告人顾水明、顾小明、李一判处三年至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均适用缓刑,并处罚金;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对被告人阿景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

  金店里来了两个神秘的客户

  2016年6月15日晚7点,位于浙江省杭州桐乡市鱼行街某珠宝城灯火通明,虽然该金店负责人顾水明的堂弟顾小明刚签完一笔2000万余元黄金购货合同的大单,但他却丝毫没有一点兴奋之情,心中反而有一种隐隐不详的预感。

  原来,顾小明是一个小时前才被堂哥顾水明喊到店里来帮忙的。当晚6点多,顾水明在电话里火急火燎地对他说,“我店里来了一单大生意,有人要买2000多万黄金,你快过来,到时每克给你10元报酬。”顾小明接听电话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三步并作两步,前脚刚到店里,后脚就来了一高一矮两个男子。高个子的男人自称名叫陈阳,还拿出手机给顾小明看了一下,手机上显示他名下工商银行卡上有2000多万的余额。进店后陈阳对黄金价格、黄金款式只字未提,开门见山就说要黄金。凭着顾小明多年经营珠宝行业的经验,这很可能是在洗钱。尽管如此,面对一夜之间就能赚400多万的利润,顾小明选择了沉默,没有再多问,在登记了陈阳身份证信息后就和陈阳签订了购货合同。因顾水明的店里黄金远远不够陈阳等人要的数目,顾水明就联系了杭州萧山区国际珠宝城鑫亚珠宝店的李一,随后顾水明就让妻子黄某某和顾小明一起带着陈阳两人去李一处购买黄金。

  当晚,陈阳使用工行卡刷了2086万,以每克350元的价格从李一处拿走了59.6公斤黄金。珠宝店里的几个营业员为了这事,也着实地忙碌了一番,他们一股脑儿地给黄金称重、打包,一直忙到深夜11点。此时的李一见陈阳等两人不计品种、规格、价格,也不要包装、吊牌,只计重量,对此购买方式,他也心知肚明这是在洗钱,但面对轻而易举获得的巨额利润,李一用“自己只是一个批发商,客户是在和顾水明兄弟做生意,我只不过直接给他们提供货源”的理由来麻痹着自己。

  第二天,顾水明兄弟到李一处以每克黄金278元的价格与李一结账。这笔生意,顾水明赚了个钵满盆盈,从中赚取差价近420余万元,李一也从中轻松获利25000元。

  可是就是在这期间,江苏省海门市公安局却突然接到位于该市的江苏金汉公司(化名)报警,称他们公司一张3000万元的电子承兑汇票被骗了。事关重大,海门市公安局遂当即邀请海门市检察院提前介入此案。

  不翼而飞的2100万巨款

  3000万的电子承兑汇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夜之间怎么会不翼而飞呢?让时间回溯到案发前的那一日,即2016年6月14日。原来,这一天,江苏省南通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具给了江苏金汉公司(注册地与办公地均在江苏省海门市)3000万元银行电子承兑汇票,用于购买建筑材料。季某是江苏金汉公司的会计,收到汇票后她电话给金融中介周某某,称要贴现一张3000万元电子承兑汇票。所谓贴现,就是提前兑现汇票面值的资金,且支付一定手续费的金融业务。因金额巨大,周某某又随即联系了另一金融中介袁某……经过多重金融中介相互介绍,6月15日上午,几经周转,最终联系上了做票据生意的章某某,章某某又询问其微信朋友圈里化名为小周的王洪能否贴现,而自称是威恒金融公司负责人的王洪满口应承,并在十分钟后就给章某某发了一个位于江苏省淮安市洪泽洋兴公司账户金额为1.9亿的视频,取得了章某某的信任。

  这时,江苏金汉公司会计季某也就信以为真,便将承兑汇票背书到了章某某提供的洪泽洋兴公司账上,贴现金额为2905.6633万元。按照约定,这笔款项本该中午就到账,可是到了下午4点,贴现方却一直未打款,章某某这下顿时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遂要求王洪退款或者退票。这时,心怀叵测的王洪为拖延时间,就让上家贴现方从下午5时开始,前后4次总共给金汉公司打款800万元。不过,到了下午6时许,当章某某再次拨打王洪电话时,王洪电话已经关机。章某某急忙打听王洪自称经营的威恒金融公司情况,几番周折,发现该公司根本就不存在。

  且说此刻得手的王洪和赵小光也没有闲着,两人正催着上家魏大海给好处费。原来,2016年年初,从事骗票生意的王洪和赵小光在微信群里认识了魏大海,三人臭味相投,聊天过程中,一拍即合达成做鬼票的合意。三人约定,由王洪和赵小光在微信朋友圈定时发布承兑汇票信息,进而取得朋友圈里人员信任,在骗取承兑汇票后,由魏大海等人负责贴现变现。为了接票时取得对方信任,王洪和赵小光还在杭州租了一个颇为气派的办公室装点门面,可谓用尽心机。仅本文所述的这一票,王洪和赵小光就各分得黄金5斤。

  谁是冯兵、陈阳?

  由于做票据生意的章某某已发现王洪有诈骗的嫌疑,便在第一时间将相关情况设法告知了江苏金汉公司,金汉公司深知事态严重,也便立即向海门警方报了警。金汉公司报警后,海门警方决定从源头查起,迅速请淮安洪泽警方协助调查获取电子汇票的洪泽洋兴贸易公司。洪泽警方连夜找到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冯兵,不料冯兵表示,他是一个尿毒症患者,真正的职业是在洪泽岔河镇做水产生意,洪泽洋兴公司其实是个空壳公司,是2015年年9月老乡邵伟让他注册的。对于其他的事情,冯兵并不清楚。

  既然是汇票贴现,必然要把资金转入私人账户后才能提现。于是,海门市检察院适时引导公安机关调整侦查方向,将目标转向消失的2100多万。果不其然,柳暗花明,案件又有了新的头绪。原来,2016年6月15日汇入洪泽洋兴公司的2895多万元中的2089万转入了一个叫陈阳的银行账户。同日,该账户在杭州萧山区国际珠宝城某珠宝店通过POS机刷卡消费人民币2086万。循线追击,海门警方迅速找到该珠宝店老板李一,李一承认案发当晚,顾小明一行五人的确到其店内刷卡消费2086万元,购买黄金饰品59.6千克。

  人头有了,赃款去向也明朗了,案情似乎有了眉目。然而,不到最后,真相永远不会自己显露。

  陈阳到底是谁?这是摆在公安机关面前最大的问题。于是,公安机关一方面迅速控制了顾小明等人,一方面对购买黄金的陈阳布下了天罗地网。是年6月22日晚,躲在浙江嘉善出租屋内的陈阳终于被抓捕归案,这时的陈阳自知只有坦白才能从宽。于是,不但对自己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还带着侦查人员挖出了埋在地下的5斤黄金。据陈阳供述,现年41岁的他是土生土长的嘉兴人,自2006年被查出尿毒症之后,开始自暴自弃,专帮人干些打“擦边球”的事。2014年曾因犯组织卖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因患有尿毒症而被监外执行。2015年上半年,陈阳接到一个“神秘人”的电话,对方让他注册一个外贸公司,开通银行账户用于走账,并答应事成之后给100万的好处费。

  一边是巨额花销,一边是巨大诱惑。他本就命悬一线,如今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宁挣亡命钱,不问身后事。”于是,陈阳便爽快答应听从安排。其实陈阳是个“过来人”,早已见惯了黑道上的伎俩,熟门熟路的一个月后,就按照“神秘人”的要求,在上海注册了一家名叫昂播外贸的公司,事后果然得到了“神秘人”给予的10万元。这个“神秘人”还承诺陈阳待本文所讲这件事办成之后,100万元好处费只多不少。2015年9月,陈阳又接到“神秘人”的电话,让他去江苏淮安协助一个叫冯兵的人注册公司,陈阳二话不说便赶往淮安见到了冯兵,协助冯兵注册了洪泽洋兴公司。2016年6月15日,“神秘人”又打了陈阳的电话,说他卡上进账2089万,让他去银行取钱。因预约环节出了差错,陈阳没有取到钱。这时“神秘人”又让他用卡上的钱去浙江桐乡顾水明处全部购买黄金,陈阳一一照办,于是就出现了6月15日晚上在杭州市的桐乡和萧山两家金店里疯狂扫货的一幕。

  幕后的黑手

  大威的落网多少带了点黑色幽默的味道。案发后,公安机关对浙江省嘉善县黄金饰品市场进行调查,发现有2名男子曾到黄金饰品市场欲出售十几千克的黄金,且在一家黄金店内留下了真实的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经核对信息,其中一名男子与一承兑汇票诈骗前科人员有关联,而此人正好就是大威。也就是上面所讲的那位“神秘人”、这起案件的始作俑者。2016年6月23日凌晨,大威在嘉善县的一家酒店内被抓获。

  原来,80后的浙江嘉善人大威一直心术不正,净想挣些来路不明的大钱。2015年,他看到身边一些人通过承兑汇票骗钱,一票干下来能有上千万,他的心就更加不安分了。由于接票、骗票、贴现信息不对称,需要有人牵线搭桥,在大威的鼓动下,他的老乡胡中、赵小光,淮安人魏大海,南京人王洪等,也就应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一常言,纷纷加入到大威的诈骗集团之中。

  2015年上半年,大威授意老乡胡中,让他找个绝症患者开公司接承兑汇票后一起骗钱。胡中找到了患尿毒症的陈阳,并将陈阳信息提供给了大威,大威通过电话指使陈阳在上海注册了上海昂播贸易有限公司。2015年下半年,大威又找到魏大海商量承兑汇票骗钱。魏大海想到了邵伟,因为邵伟欠了他很多钱,魏大海决定让邵伟一起干,诈骗得手后好让邵伟还钱。邵伟想到日益高筑的债台也有点心动,但又害怕吃官司不愿直接参与,魏大海就给邵伟出了一个“金点子”,让其找绝症患者注册一家公司,接票后找资金方买断,到时候钱不打给出票方,或者打一半钱过去搞成经济纠纷。后来,邵伟果然找到了身患尿毒症的老乡冯兵,让冯兵注册公司,并答应事后给予巨额好处费。

  此刻的冯兵正是人生低谷。在遇到邵伟之前,冯兵万万没想到,自己患了尿毒症还可以用来挣大钱。于是,冯兵满口答应帮忙。期间,大威怕冯兵出差错,也曾电话通知陈阳让他去协助冯兵办理公司注册手续。2015年年底,洪泽洋兴外贸有限公司设立后,魏大海、邵伟遂将该公司工商资料、银行开户资料、网银及相关资料都告诉了大威。2016年3月,大威在魏大海的安排下,去杭州见到了专门做鬼票生意的王洪和赵小光。同年4月,大威在杭州结识了专门操作电子承兑汇票的陆强,大威告诉了陆强计划,希望陆强帮忙操作接收汇票,两人一拍即合。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2016年6月15日上午,大威接到魏大海电话,魏大海告诉他有条“3000万的大鱼”上钩了,让他发个显账视频给他。大威便通过软件将洪泽洋兴贸易有限公司账户余额改成1.9亿,后又通过微信传给了魏大海。很快,洪泽洋兴公司账上就多了一张3000万元的承兑汇票,随后守在电脑旁的陆强也成功接收了这张承兑汇票。接着,在大威的一手操纵安排下,相继出现了由陈阳和马仔阿俊去桐乡和萧山两地购买黄金,又让自己司机阿景驾驶无号牌轿车去桐乡接应陈阳和阿俊,并将所购黄金运回位于嘉善的家中,然后于6月16日凌晨,再把这些黄金分给魏大海、陈阳、冯兵等人,以每克黄金350元计算,各人分得了20万元至500万元不等的不义之财等一幕幕场景。

  2016年8月25日,本案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专门负责把骗到的电子汇票联系转让给有关企业贴现钱款的张康被抓获归案。至此,本案15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警方从各犯罪嫌疑人处共计追回了黄金43千克。

  2016年12月13日,海门市检察院以大威、魏大海、邵伟、王洪、赵小光、陈阳、冯兵、张康、陆强、阿俊、胡中等人构成诈骗罪,顾水明、顾小明、李一等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阿景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向海门市法院提起公诉。经过长达半年的法庭审理,2017年7月5日,海门市人民法院终于有了本文开头所讲的判决结果。至此,这桩海门版的“黄金大劫案”也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记者 徐德高 通讯员 管军军 曹瑜 张鸿俊)

作者:  编辑:拾冠之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企业号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