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检察网 > 要闻 > 正文
“大走访”的故事 阜宁检察深入乡镇村居访民情解民难
2017-08-12 09:00:00  来源:江苏省检察院

  今年以来,江苏省阜宁县检察院控申部门坚持以“大走访”活动为载体,准确把握群众诉求,深入乡镇村居访民情、解民难,对遇到的问题和矛盾及时化解,把可能发生的越级访化解在基层,受到群众的普遍赞誉。下面,笔者采撷的就是他们在“大走访”中认真履职,坚持执法为民、维护社会稳定的几支“小插曲”。

  揭开五保养老金被冒领之谜

  2017年7月31日,夏日炎炎,热浪灼人,上午9时许,阜宁县检察院大门口想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手擎一面绘有“维护正义助弱势 立检为公护民生”字样的锦旗,满脸笑容地递给控申科员额检察官老朱,连声夸赞:“感谢朱检察官为民作主,为我哥哥追回了养老金,你真是人民的好检察官啊!”来人是谁?为何给朱检察官送锦旗呢?事情缘于老朱的一次平常走访。

  2017年6月22日,阜宁县某村村民王某向前来村里走访的检察官老朱反映,村干部刘某冒领了其哥哥五保养老金22000余元,为了追回这笔养老金,他曾先后找镇、村及县多个部门反映,历经一年多周折,均石沉大海。

  老朱耐心地听完他的诉说,细心审阅了他提供的控告材料,再三劝他,要相信检察机关,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回院后,老朱及时向检察长汇报,提出对这起举报线索进行初核的设想,检察长当即同意由控申部门初核并报结果。

  刘某到底有没有冒领养老金呢?为了揭开这个谜底,检察官老朱和老吴冒着盛夏酷暑前往事发地,找镇、村干部谈话,到银行调取一折通流水记录和取款凭证,分别找相关证人及被举报对象刘某核实情况,最终弄清了事实真相。

  原来,刘某在2006年就为五保户办理了养老金一折通,但没有按照民政部门要求及时将一折通交给其本人,直到2010年3月才将一折通交还本人,四年共领取养老金6560元,其中入村集体帐2880元,托他人转交3680元,针对这转交的3680元,双方各执一词。

  从走访调查结果看,当事人反映村干部贪污其哥哥养老金2万余元基本失实,调查工作本该可以告一段落。但是,为了钝化基层社会矛盾,做到案结事了、不留尾巴,老朱耐心对双方释法说理,并在镇村干部的协助下,将6560元养老金返回给五保户。

  事情到此本该结束,没曾想当事人被检察官的敬业精神和担当意识所感动,特地请人做了一面锦旗,顶着烈日送到检察院,表达了普通百姓由衷敬佩检察机关的淳朴之情。

  接到控告状之后……

  2017年8月3日下午3时许,阜宁县检察院检调对接会议室内,一起故意伤害案的双方当事人,在检察官的悉心调解下终于握手言和,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在收下赔偿款后,受害人老孙由衷地对检察官老李说:“感谢李科长,没想到我反映情况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我的诉求就圆满地解决了,你们是真正地执法为民呀……”

  让时针回转到2016年10月4日。正值国庆长假,当天晚上9时许,阜宁县城西居民老孙与亲友一行在位于城西的鼎盛王朝大酒店用餐后,因车辆拥挤与网吧业主张某在车辆出口处发生矛盾,继而双方纠缠殴打,冲突中,张某将老孙的左侧鼻翼咬伤,经阜宁县公安局法医鉴定,构成轻伤二级。

  案件发生后,阜宁警方及时出警处置,并根据老孙的轻伤结果,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历时八个多月,双方几经反复,终因赔偿数额悬殊较大而未果。鉴于双方无法调解结案,2017年7月6日,阜宁县公安局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老孙原以为既然与张某调解不成,公安机关肯定会抓捕对方,没曾想等了大半年却等来这个结果,心中十分不平,认为警方故意偏袒嫌疑人,放纵犯罪。2017年7月11日,老孙来到阜宁县检察院控申科上访,递交了控告状,要求检察机关进行法律监督,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接到老孙的举报控告后,控申科李科长及时将信访材料转交公诉科,并与案件承办人沟通,提出组织双方当事人和解协调的方案,尽可能地做到钝化矛盾、案结事了。

  在公诉科负责人及办案人员的大力协助下,李科长积极利用检调对接机制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经过多次商谈,特别是当事人被检察官的热心、执着、敬业所感动,双方在赔偿数额上各自作出让步,最终达成一致。

  嫌疑人和受害人之间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峙,最终在检察官的妙手化解下而握手言和。看到受害人最终谅解了自己,放弃追究自己的刑事责任,嫌疑人张某十分感慨地说:“这次幸好遇到老李这样的检察官,不仅没有歧视我,还十分热心地为我释法说理、指点迷津,通过刑事和解这条光明大道,使我免除了牢狱之灾,今后,我一定会好好珍惜,遵纪守法,回报社会。”

  抚平八旬老人的伤痛

  2017年2月20日,员额检察官老朱接待了一位神情无助、面容憔悴的中年男子。听了他的叙说,老朱知晓了事情的大致原委。原来,他是为他父亲讨说法来的。

  中年男子姓高,他的父亲今年已八十一岁高龄。事情发生在2017年2月,因高某所在村进行土地流转、集体征用,村里绝大多数村民与村里谈妥了补偿条件在协议书上签了字。而高某家因为补偿标准没有谈妥拒绝签字。为了不影响全村土地流转工作,当地村干部在多次劝说解释无果的情况下强行施工。2017年2月8日上午,天上下着濛濛细雨,村委会高主任带领村组干部以及推土机到高某家的承包地进行施工作业。高某的父亲见状当即上前阻止。高主任连忙上前拖拽对方,在纠缠过程中高老爹倒地受伤。后经医院治疗诊断,该左侧3、4、5根肋骨骨折,两肺挫伤及胸腔积液,达到轻伤标准。

  事发后,为了避免事态恶化,当地警方及时安排人员进行调查取证,因种种原因,在高老爹伤情是如何形成这一关键性问题上分歧较大。高老爹一方指控高主任拳击其胸部,导致受伤。当事人高主任则矢口否认有殴打行为,在场的其他村干部都说双方纠缠后跌倒,高主任没有拳击对方。从言词证据看,警方很难以故意伤害罪对高主任立案。高某几次到当地派出所询问结果,办案人员均以案件正在调查为由予以回复。

  高某眼看镇、村和派出所对父亲受伤没有一点说法,认为肯定是官官相护,派出所包庇凶手高主任而故意搪塞自己,为讨个说法,他正准备到县城上访,恰好遇到来大走访的检察官老朱,便把自己父亲的遭遇和盘托出。

  为了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防止高某的陈述中含有“水分”,老朱当即联系派出所钱所长,详细了解案发经过和取证进展情况,双方沟通后一致认为:根据目前收集的证据,认定高主任涉嫌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但是,事情的起因系村里征地施工而引发,村里和高主任有一定责任,双方当即商定,由派出所牵头,组织双方进行民事赔偿调解,老朱负责对高某进行释法说理和信访稳控,千方百计避免越级访发生。由于处置方法得当,加上老朱与钱所长及时沟通,几个回合之后,双方终于在调解书上签了字。得到补偿款的高某被朱检察官和钱所长的高度负责化解信访矛盾的精神而感动,逢人便说:“这次真是遇到老朱、钱所这样的好干部了,若是跑外去上访,事情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得到处理呢?”

  “结合检察职能来开展‘大走访’,让干警进百姓门槛,通过真走访、办实事,让群众的诉求解决在基层,让党的惠民富民政策入百姓心坎,是检察干警的孜孜追求。”阜宁县检察院李响检察长如是说。据了解,今年以来,该院借助“大走访”平台,共受理群众举报控告79件,化解信访矛盾42件,转有关部门处理37件,送发惠民政策宣传卡6000余份,受到基层干部群众的普遍赞誉。

  大走访,检察干警永远在路上。

  (朱荣成)

作者:  编辑:靳静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企业号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