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检察网 > 要闻 > 正文
[我的检察官故事]朱文华:再干二十年,解开更多群众的心结!
2018-03-14 09:37:00  来源:江苏省检察院

  快两年了!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溢满了办公室,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检察院员额检察官朱文华在台历上重重地圈了一笔,思绪一下子飘到了遥远的四川小金县,相信曾经的上访人多某,如今一定在那里重拾起信心好好生活了吧。

  长期待在控申部门,朱文华自然免不了常常和信访群众打交道,深知接访工作离不开耐心、细致。

  回想起多某那红红的眼眶,朱文华心里很不是滋味,连夜加班审查相关材料,及时告知其判决结果无误。虽然理解多某可能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可朱文华却听电话那头的多某喊出:“我要上访!再不解决问题,我只能跳楼自杀了!”

  面临这种情况,朱文华习惯性地做了个深呼吸,意识到只有通过面对面地释法说理,才能真正解开多某的“心结”。

  朱文华先是安抚对方情绪,而后说道:“我以一名人民检察官的身份向您承诺,下周一上午我会当面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挂断电话后,朱文华再次梳理了案情,把答复要点逐一罗列。

  考虑到多某经济不宽裕、来无锡不易,朱文华和两名同事周日早早出发,辗转踏上了前往多某所在地之旅。只是长路漫漫,小金县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南部,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属于地质灾害多发地带,常有山体滑坡、泥石流和塌方情况发生,一行人到达成都车站后只得驱车。小金县一带山路的平均海拔达5000米,300多公里的路程朱文华竟花费了九小时,加之午后又起了一阵浓雾,使得行程更加艰险,到达目的地时天色早已漆黑。

  之前双方约好,周一上午至小金县检察院见面。可偏偏朱文华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由于舟车劳顿连夜失眠导致身体素质下降,来到小金县又产生了强烈的高原反应,加上连夜和同事商量了对策预案,朱文华感到胸闷晕眩,冷不丁袭来阵阵凉意。同事劝他在住所休息,可朱文华却很固执:“言出必行!”,咬牙背上了氧气罐。

  为了再次见到多某,朱文华做足了准备,告知多某本案由家庭矛盾引起,田某是在规劝女儿不要从事非法活动未果的情况下,恨铁不成钢心生杀意,又具有自首情节,法官在法定量刑范围内自由裁量,判处其八年有期徒刑并无不当。

  见多某陷入沉默,朱文华又继续说道:“不只是您,她的妈妈也同样失去了唯一的女儿,现在她后悔不已,为此接受了法律公正的处罚。可生活还要往前看,您的女儿也一定希望您能早日走出阴影。”

  听完检察官们的释法,多某噙着热泪低下了头,正望见朱文华手掌上因抵挡山上飞石留下的伤痕,急忙紧紧握住他的手,哽咽道了句“检察官,您辛苦了!谢谢!”朱文华和同事交换了下眼神,看来这趟没有白来!

  此时此刻,突然听到接待大厅里传来一阵声响。朱文华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望着面前的台历本,发现日期已是2018年3月12日了,这才恍然意识到,今年已是自己从事检察事业第十九个年头了。

  “再干二十年,解开更多群众的心结!”

  朱文华猛地推开台历,步履匆匆地向来访群众迎去……

作者:  编辑:夏禹玮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企业号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