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江苏检察网 > 要闻 > 正文
这样一笔理不清的债 张家港市检察官细致调查帮助当事人“协调”手术费
2020-08-26 09:23:00  来源:检察日报

  “我前妻欠的大部分都是赌债和高利贷,我掏空家底已经替她还了100多万元。现在法院又判决我共同承担债务近50万元,这些钱根本没有用于家庭支出,现在我的养老金也要被执行了,可怎么活?”2020年1月,拄着拐杖的黄建民走进江苏省张家港市检察院,申请对法院的生效裁判和执行活动进行监督,请求免除自己的还款责任。

  这是怎么回事呢?

  倾家荡产替前妻还债

  上世纪90年代,胡小慧开办织布厂做生意,黄建民从部队转业后进入一家国企,一家人的生活富裕又美满,令人羡慕。没想到,2014年,胡小慧染上了赌瘾,从一开始的小赌怡情,到之后的豪掷千金,家里的积蓄甚至厂里的流动资金都被她用作了赌本。有时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只能向别人借钱周转,夫妻俩的感情也因此不断恶化。

  赌瘾戒不掉,债务越积越多,工厂的经营陷入困境,越来越多的工人、债主上门讨债要薪,无力偿还的胡小慧干脆玩起了失踪,留下黄建民独自面对。无奈之下,黄建民只能一边和胡小慧提出离婚,一边尽其所能地筹钱还款,甚至将家中的房产全部出售,总计归还110多万元的欠债。因为长期的精神压力,他患上了严重的心血管疾病。

  2015年3月,几经周折,黄建民和胡小慧终于离婚,以为日子总算平静。没想到,2016年年底,一名姓吴的男子登门,称胡小慧前几年向他借了46万元,现在胡小慧不知所踪,黄建民应该归还这笔借款。

  这笔债,黄建民该不该还呢?而且,就算想还,此时心力交瘁的黄建民也根本拿不出钱来。

  35万元企业年金被强制执行

  2017年3月,吴某将黄建民和胡小慧一起告上法庭。法院根据借条上的日期,认定为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判决两人共同承担46万元借款本金及相应利息。黄建民不服,但上诉后因未缴纳诉讼费按撤诉处理,申请再审又因没有提供新证据且超过申请期限被驳回。2019年3月,吴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8年10月,胡小慧因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在上述案件执行时正在服刑,且名下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黄建民所在单位,还有一笔35万元的企业年金,可在退休时领取。因此,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查封了黄建民的企业年金。

  这笔企业年金可以说是黄建民仅剩的资产,本打算靠这笔钱治病养老,眼下却要被执行。无法接受的黄建民坚持要对这起民间借贷案的生效判决及执行活动提出监督申请。

  “胡小慧的借款都是用于还赌债,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企业年金是职工养老保险的补充方法,属于退休人员的生活费,不属于工资收入,是养老保险待遇,法院在执行中没有权力查封我的企业年金。”黄建民反复跟检察官强调他申请监督的理由。

  那么,法院的判决有没有问题呢?

  调查显示法院判决并无不妥

  检察官通过银行流水的调取查询、对相关人员的询问核实等查明,胡小慧在与黄建民的婚姻存续期间,曾分五次向吴某借款46万元,并有双方签订借款合同予以印证,借款确有其事。

  这笔借款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呢?为了查清真相,检察官多方联系后找到了已经刑满出狱的胡小慧。在耐心的沟通后,胡小慧承认,自己当初确实向吴某借钱去还债,但当时她欠债太多,无法提供证据证实,借款到底是用作了归还赌债还是企业经营的欠债。

  虽然黄建民一直强调,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该司法解释是在2018年1月18日起才施行,该案的审理是在2017年,并不能适用该司法解释,法院认定这笔借款为夫妻共同债务并无不当。

  法院的判决没问题,那么执行企业年金是否有误呢?

  办案检察官走访黄建民就职的国企后了解到,公司的企业年金由企业和员工个人共同缴纳,在员工退休后便可以提取。根据2017年人社部、财政部联合印发《企业年金办法》的规定,企业年金是企业和职工在依法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自主建立的补充养老保险制度。企业年金的缴纳系个人自愿行为,并不具有强制性,应当区别于基本养老保险。

  也就是说,黄建民在退休后,他名下的企业年金也应当视为个人收入,属于责任财产的范围,可以被强制执行。

  据此,2020年4月,张家港市检察院认定,黄建民申请的监督理由不成立,依法作出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

  帮当事人“协调”手术费

  “怎么会不支持呢?我还等着钱交手术费,你们到底调查清楚没?”黄建民无法接受不监督的处理结果,多次来到检察院。

  面对老人的质疑,办案检察官耐心向他讲述调查核实的经过、查明的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经过一次又一次详尽的释法说理,黄建民的情绪逐渐稳定,最终表示了认同和接受。

  对于检察官来说,案件到此本可以告一段落,但黄建民的实际困难又该怎么解决呢?

  考虑到他的实际状况,办案检察官与法院积极沟通联系,了解到黄建民还有另一起案件败诉,等待分配他的企业年金。因为疫情的影响,黄建民的企业年金虽然已经扣划到法院的账户,但是还未能实际分配。

  根据案情实际,检察官和法官共同与吴某等债权人沟通交流,经过吴某及其他债权人同意,将执行款项退还5万元给黄建民看病治疗,其余的由法院进行分配。这样,就保障了黄建民基本的医疗需求。

  “检察官,钱收到了,医院已经给我排上手术了。”2020年7月,终于能够如期接受治疗的黄建民打来电话,对检察官表示感谢。多日的努力总算有了较好的结果,电话那头的喜悦让检察官倍感欣慰。

  (文中涉案当事人均为化名)

作者:陈迪 张天琪  编辑:杨月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