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最喜爱的检察官刘文胜:己不正 何以正人
2015-04-03 00:00:00  来源:

  刘文胜,江苏省滨海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污贿赂局局长。2月13日,在最高人民检察院隆重表彰的荣获首届“守望正义——群众最喜爱的检察官”称号的10名先进个人中,刘文胜名列其中。

  任反贪局局长9年来,他带领同事共立案查办贪污贿赂案件128件149人,在2011年分管反渎职工作后,他还组织查办渎职侵权类案件16件22人。其中处级干部犯罪要案3件3人,科级干部犯罪案件42件42人,通过办案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达5300余万元。

  尤其在惠农专项基金、医保基金、城市规划、村镇建设开发等民生领域,他查办多起窝串案,得到了群众的高度赞誉。

  妻子下岗13年,一直在药店干零时工,虽然妻子跟他吵过、闹过,但他从来不愿张口给妻子找个正式工作。

  “己不正,何以正人?谁能保证哪家单位不出事,到时我怎么秉公办案?”中等身材,不苟言笑,刘文胜的脸上流露着一种威严,他认为,作为一名检察官,循民声而守护公平正义,就是心中最重要的道德法则,这是对法律的信仰和对职业良知的坚守。

  铁面与柔情 

  在县城,有好多熟人、亲戚、朋友、同学,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做反贪局局长,最难过的就是人情关。而刘文胜在滨海县城,则是出了名的铁面无情。

  2012年下半年,刘文胜在查办乡镇干部李某受贿案时,刚准备立案,他的亲戚——李某的父亲跑到他办公室为李某说情,被刘文胜婉言拒绝。案件移送前,他又登门提出:作为亲戚,不能网开一面,起码可以给李某一个自首的认定,并把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

  “你先给我送床被子到看守所吧,就是我进去了,他也出不来。”刘文胜坚决不为所动。后来,在一个亲友的婚礼上,刘文胜被李某父亲当场奚落,责怪他不近人情。

  他跟家人约法三章:不打听案情,不替人说情,不收受礼品。刘文胜不止一次跟反贪干警说:“一个反贪干警交际太广了,与人往来多了,就会少了一份办案锐气,多了一些顾虑和牵扯。”

  不仅不给亲戚面子,对政府部门的领导,他也不徇私情。前几年,滨海县城管局规划执法人员与房产商勾结,违法建筑案件群发,引发多起恶性事件。刘文胜查办了9名执法人员,城管局领导班子希望他少办几个,对其他人可警示教育,刘文胜坚持秉公执法,“再不办他们,这股歪风就刹不住了。”

  县城管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姜观军说:“平时都是熟人,办案时他就不认识别人了。”

  刘文胜说,这份职业是唱红脸的,是得罪人的,不讨人喜欢,但是这份工作又充满了神圣,还是有自豪感的。

  刘文胜又说,要红脸做事,白脸做人。

  2010年3月,江苏农垦集团一名正处级干部刘某受贿案交由滨海县检察院办理,审讯一度陷入僵局。一天,犯罪嫌疑人吃饭时发现有香蕉。原来,前一天,办案干警在询问他生活起居状况时,他反映有便秘问题,刘文胜就安排干警给他增加了香蕉。

  一根香蕉打开了心结,犯罪嫌疑人刘某交代了所有问题,包括他和弟弟一起共同受贿的犯罪事实。刘文胜通过公诉人向庭审法官提出从轻量刑的建议。

  案件审理结束后,刘某的弟弟托人给刘文胜送来一盒巧克力,这份礼品依规进行了登记后,被刘文胜收下,分给了一起办案的同事。

  这起案件被江苏省人民检察院评为全省十大精品案件。

  刘文胜说:“办案不只有技巧,还要有感情。查清案情事实是我们的使命,而惩处嫌疑人不是最终目的,只要惩处的力度能使嫌疑人真心悔过即可。”

  辛苦与幸福 

  去年,刘文胜得到线索,界牌镇农业服务中心副主任贾某有贪腐粮食补贴款的嫌疑。

  刘文胜带着五六个同事,耗时20多天,查证了几年来累计的数十几万条粮食补贴信息,辨别真伪,最终查实贾某等两人贪污的事实。

  同事李旻问他:“刘检,我们在基建领域随便找个案子,也比这个数额大,也容易,为什么为了区区几万元,费这么大劲?”

  刘文胜回答:“小官巨腐,这是老百姓最痛恨的事。老百姓最讲公平,涉农贪腐虽然数额小,但对农民来说,这是对他们最大的不公平。”

  2009年,滨海县老百姓普遍反映医保报销难,许多不合规的小药店却又被批准为医保定点机构。刘文胜初步侦查发现,县医保负责人有受贿、乱批报点等问题。有人提醒他,“这个篓子不能捅,捅破了会引发连锁反应,对你个人发展有影响。”

  刘文胜认为,医保是老百姓的救命钱,必须查处。最终,医保案相关人员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后来,盐城市医保案也交给他们办理。

  近年来,刘文胜办理的3成案件都来自网络上,都是老百姓反映比较多的问题。他查办的涉农惠民领域的相关做法,被最高检转发推广。

  刘文胜对同事们说:“这些事关民生的案件办得是很辛苦,但我们用自己的辛苦指数换来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值得!”

  痴愚与智慧 

  刘文胜对工作已经到了痴愚的地步,他80%的工作时间在办案,一年有7个月住在办案点。

  妻子孙素芳抱怨说,家对他来说就是个旅馆,就是个吃饭点。刘文胜长期不在家,妻子经常做一顿饭吃两天。

  正是这份痴愚,让刘文胜做了反贪局局长。

  2006年年底,滨海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职位空缺,检察长发现,刘文胜是全院唯一不带手机的人,但每次都能找到他,他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家。

  检察长认为,刘文胜生活圈子简单,踏实可靠,是反贪局局长最好的人选。

  2013年8月,盐城市检察院将一件“骨头案”交给了刘文胜,盐城市原面粉厂十多年前改制,引起几百名职工的多次上访,政府、检察机关调查多次均无进展,成了“夹生案”。

  临危受命,刘文胜带着干警开始寻找犯罪线索、证人,先后赴浙江、云南等五省调查取证,取证谈话近百人,查阅账目2000余本,历时140天,终于查实7名犯罪嫌疑人侵吞国有资产1000余万元的事实,移送法院。

  刘文胜从被调查对象喝水不能超过多少温度、吃什么样的饭菜、睡觉头朝哪个方向等细微处入手,提炼总结了“办案安全注意事项25条”,有效地防范了办案安全事故发生。他根据办案实践总结的“定靶、攻心、拆盟、固证、类鉴”十字五策侦查法,在全省检察系统推广。

  信念与责任 

  办案难,让犯罪嫌疑人真心悔罪更难。

  盐城高等师范学校校长张某受贿被调查,尽管他如实交代了受贿的犯罪事实,但他始终不服气,反腐的鱼叉怎么就偏偏落在了他头上。

  刘文胜与他进行了一次长谈。

  张某的父亲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中学校长,桃李满天下,他的四个儿子也都考上了名校。

  刘文胜给张某讲了一个故事:计划经济年代,公社领导给一位老校长二斤红糖票,老校长得知其他老师没有这份特殊待遇后,婉言谢绝了这份福;老校长在学校食堂接待公务来客就餐,一定要将半斤粮票和六毛钱扣在碗底,不占公家一点便宜;老伴带着四个孩子在烈日下捡散落的麦穗,被老校长责令送回生产队……

  张某听完,泣不成声,“你说的是我的父亲呀,我辱没了家风!”此后,张某真心悔罪,庭审时表示认罪服刑,绝不上诉。

  刘文胜说,查办案件是我们检察官的责任,让每一名嫌疑人认罪悔罪,让每一次受到创伤的社会关系得到修复,也是我们检察官的责任。多年来,滨海县检察院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一审服判率达到95%以上。

  他非常欣赏一位哲学家的话语:人的一生有两样东西让我们敬畏,一个是我们头顶上璀璨的星空,一个是我们内心深处的道德法则。

  《天下无贼》是刘文胜最喜欢的电影。他说,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坏人,每个人内心都藏着一份善良,只是有的人善良被邪恶盖过,有的人善良被忘得太久罢了。法律其实就像父母训斥孩子,其实自己也心疼,但目的是想让孩子变好。

  作为盐城市任职时间最长的反贪局局长,49岁的刘文胜说,任何一份职业干久了,都会耗尽那份热爱和激情,但只要我还在这个位置上,我就会继续走下去,这是我的责任,反腐依然在路上。

作者:  编辑:马亚东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