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2019-12-17 10:25:00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中信出版集团

  近日,中信出版集团引进出版的法国国际关系和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阿里拉伊迪的《隐秘战争》一书,为我们提供了有关经济战的丰富信息。作者用两年时间走访调查,收集整理大量第一手资料,深入分析了美国经济战的手段,特别是用专业视角和大量案例深度剖析美国如何运用长臂管辖打击他国企业,提升本国企业竞争力,让我们认识到经济战的林林总总。

  美国发动经济战,将法律作为最有力的一个武器。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当局通过了一系列标榜“可应用于全世界”的法律,并升级了《反海外腐败法》等一些旧的反恐、打击犯罪、反商业腐败的法律,从而将自己的惩罚性立法铺设到了全世界。其中,最突出的就是《达马托法》(《伊朗与利比亚制裁法》,1996年8月通过)和《赫尔姆斯-伯顿法》(《古巴自由与民主团结法案》,1996年5月通过)。这些立法的官方目的是,禁止企业与美国的敌对国进行任何贸易往来,列入黑名单的国家有:古巴、利比亚、苏丹、伊朗、伊拉克……这些法律禁止任何企业与上述国家进行交易。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强迫政策,企业如果不遵守法令,就会遭到美国政府的追捕,针对它们的罚款可能高达数亿美元,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数十亿美元。这一系列法律被称为域外管辖法,或者通俗地称为长臂管辖法令。按照法国律师奥利维尔德迈松鲁热的说法,它是“一种攻击性的武器,是经济战中可怕的子弹头”,巴黎和纽约律师公会的成员苏菲瑟姆拉讲师则将域外法定义为“一种大规模的司法经济武器”。法国司法高等研究所的大法官兼秘书长安托万加拉蓬更是一针见血地说,“这是一种新的使用权力的方式:更加务实、有效,但也更加阴险,它将美国自身的利益和商业道德绑在一起相提并论,甚至混为一谈”。《隐秘战争》一书进而指出:“这种域外立法是美国地缘经济战略的组成部分,被视为另一种制造战争和捍卫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手段。”“美国法律被用作国家战略武器来破坏他国企业的稳定,并用其来搜集他国企业的关键信息。”这些域外法根本无视“不干涉他国内政”这一基本国际关系规则,严重违反国际贸易规则。

  美国运用法律进行经济战的目标很明确,“对目标公司的财务进行沉重的打击;削弱这些公司的实力,使它们在美国竞争对手可能进行的收购面前变得更加脆弱。”数十年来,遭遇美国司法部和相关金融监管机构捕猎的外国公司越来越多,有的被控涉嫌贪腐,有的被控违犯禁运条例,与古巴、利比亚、伊朗等国进行贸易,上述企业被处以巨额罚金,甚至只要在国际贸易中使用通用货币美元,就可能被迫面对美国司法的制裁。成为美国域外法牺牲品的外国公司比比皆是,并且多为重拳打击的对象:德国西门子公司被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处以8亿美元的罚款,法国阿尔卡特公司被罚1.37亿美元,英国汇丰银行被罚19亿美元,德国商业银行被罚15亿美元,法国农业信贷银行被罚7.87亿美元,法国巴黎银行则被罚高达90亿美元。更有甚者,法国能源巨头阿尔斯通公司和德希尼布公司在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一再重击下,元气大伤,只能接受被美国竞争对手低价收购的悲催命运,最终变为了美国企业。《隐秘战争》一书指出,1977—2014年,在美国以违犯《反海外腐败法》为由发起的公开调查中,外国企业支付了罚款总额的67%。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同样的法律,处罚的公司名单中却鲜有美国公司,2004—2014年,只有一家美国银行被处以罚款,金额仅为8800万美元,与外国企业相比可谓判若云泥,这里面的奥妙难道不是昭然若揭吗?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国企业高管曾说:“美国人到处都有耳目,专门监视他们的外国竞争对手,从来不会针对本国公司。”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情报部门开始全面参与经济领域的活动。1981年,里根总统签署了第12333号“美国情报活动”行政命令,使情报间谍有借口与美国公司勾结,一起谋划组织海外行动。冷战结束后,美国情报工作更加转向经济领域,监听全球经济发展动态,收集外国公司和政府的商业机密。201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揭露了美国所进行的大规模间谍活动:移动电话、固定电话、电子邮件、传真、短信、互联网……在他泄露的文件中,可以发现美国情报部门的目标公司中赫然列着巴西石油公司、欧洲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法国航空航天军工集团泰雷兹等直接竞争对手。美国国家安全局内设有一个代号“碟火”的特别部门,专门负责监控全球金融交易,美国间谍通过“碟火”收集了70多家银行客户信用卡中的机密信息。斯诺登曝光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其他官方文件显示,美国在监控外国各领域公司的交易活动:电信、能源、健康与环境、交通、建筑,等等。美国发布的2017年度贸易报告声称,美国人将会采取“一切措施”来保障美国制造的地位,甚至包括单方面的行动。这个“一切措施”,不是恰恰说明了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吗?

  经济关系整个国计民生,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美国发动经济战,不仅打击那些美国企业的外国竞争对手,有时甚至针对那些让它感到威胁的经济大国。在这方面,日本的教训尤为深刻。二战后,日本政府把金融体系长期置于严格的控制之下,限制银行竞争,以低利率吸收国民的储蓄,再把这些储蓄资金集中投入重要产业。通过上述金融体系,日本的重化学工业以低利率获得了丰富的资金供应,很快发展起来。仅仅30年,日本就发展成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工业国家,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日本制造的产品充斥全球,这让美国忧心忡忡。在美国的强硬压力下,从1985年签订“广场协议”以后,日本政府实施了金融自由化,日元币值平均每年上升5%以上,银行将大量资金投入股市及房地产等非生产工具上,从而形成了著名的日本泡沫经济。这个经济泡沫在1991年破灭之后,日本陷入了长达十年的经济停滞,即“失落十年”。由此可见经济战的危害之烈,怎能不让人触目惊心!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国、各地区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影响、相互依存的局面。《隐秘战争》一书援引曾任美国总统副助理及副国家安全顾问的胡安萨拉特的观点指出,经济战争是当前冲突的主要形式,“当代国际冲突不属于军事领域的问题,而属于商业领域。这些战争不是必然在实地战场上进行的,公司的董事会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地缘政治首先是关于金融和商业武器的问题”。如何应对美国的经济战?《隐秘战争》一书说的好:“法国和欧洲不能再卑躬屈膝,只有采取强硬的政治措施,才能制止正在轰轰驶向欧洲并危及各国主权的、地狱般的美国经济战争机器。”

  (李达 作者单位:求是杂志社)

作者:  编辑:绪研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