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江苏检察网 > 读书 > 书评 > 正文
千年故事 岁岁枯荣
2020-02-28 14:17:00  来源:检察日报

  历代读书人笔记,袖中藏微芒。“布衣”陆春祥遍阅自汉魏六朝至唐宋元明清的笔记,采撷其中杂趣妙闻,辑成《袖中锦》一书,以现代语言再述历代小品趣事,从皇家事、官家事、民家事,到花中事、药中事,点解其中妙意,解析人情世态。

  在宋代作家陶穀所著的《清异录》中有记载,“花部尚书”张翊将花分为九品九命,一品以兰为首,兰高洁淡雅,符合国人理想中的士人形象;二品以琼花为首,琼花花大如盘,八朵大花瓣如八仙聚会,风韵独特浪漫传奇;三品以芍药花为首,七仙女手中的一株别离草,流落凡间,寄托情人的无限相思。

  花为人间仙子,被冠以官阶,本以为有玷污之意,但看这排名并不媚俗,或许这又是沾了花的仙姿雅韵,让这排名之事都变得有趣起来。连神仙世界都要讲究排位,也就姑且接受这文人为花排官阶的一种闲趣吧。

  从花间世,回到人间事,小百姓的生活总有旦夕祸福,财聚财散自是平常事,这不,在宋代的施德操的笔记《北窗炙輠录》中,一位叫姜八郎的商人,就因资金链断裂,不得已假休妻真跑路,并发誓所欠债务将来一定加倍奉还。跑路途中遇一老妪,将孀居儿媳嫁之,后八郎又因新妻偶然追兔,发现银矿,遂东山再起。再后返乡,带老夫人、新妻,共同找回原妻,如誓言般双倍还清债务,一起生活。生计百般波折,一众人等无指责无怨恨,彼此相亲相敬如宾。这是一段善善相报的故事,犹如童话,人与人之间心有信任,各有宽宏,彼此体谅。

  有趣的是,这段故事假若放在现代社会,姜八郎则成了背信弃义的负心人,首先他欠债跑路,有违契约精神;再者,有新欢有旧爱,他成了十足的负心郎。时代不同,故事或许还在以不同的版本上演,但不同的解读,会生出很多歧义。

  在《长洲库吏》一文中,则记述了一则案中案,库吏平素动用库银,讨好知县,为避免后被追查,一面监守自盗,一面双倍登记账簿,在巡按使来检查之际,眼见事情败露,一面设计交出账簿,一面自行跑路,只留下一脸懵的知县独自承担责任。后库吏暴躁,不知善待全程参与作案的仆役而事发……这连环案,自有因果报应在其中,但其中警示世人警惕身边小人之意也尽现纸上。这样的历史笔记,其实反映的是当时真实的官场及民间生态,各色人等在其中尽情表演,笔记中作者不做是非判断,其中百般滋味,自有看官慢慢品评。

  其实类似的故事,历朝历代都在不断上演,贪赃枉法之人、贪图小利之人、背信弃义之人、阳奉阴违之人,从未断绝。但再多的寓言、警示,都叫不醒那些装睡的人,总有人心存侥幸。千年人事、千年人世,从未有大的改变。

  陆春祥以现代视角重述古人经典的随笔集,书中故事不论是民间小事,还是志怪传奇,抑或官场旧事,无不暗藏深味。小故事中自有大乾坤,世态人情可谓全在笔尖,书中的诸多故事,换个背景,放在另一时另一地,同样岁岁枯荣。

作者:胡艳丽  编辑:绪研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