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江苏检察网 > 读书 > 书讯 > 正文
莫让科技失去人文温度
2020-01-14 10:56:00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中信出版集团

  《技术垄断》与《童年的消逝》《娱乐至死》并称尼尔波斯曼的“媒介批评三部曲”,其一以贯之的主题是检讨技术对人类社会生活、文化、制度的负面影响。作者认为,技术和人的关系亦敌亦友,他之所以揭示技术的阴暗面,是为了避免技术对文化造成伤害。

  早在1931年,英国作家阿道司赫胥黎就为人们描绘了一个未来被技术牢牢掌控的社会。在赫胥黎描绘的未来世界里,科学技术高度发达,但绝大多数人却无法逃脱这样的尴尬命运:从胚胎受精到日常工作,从生活到娱乐,一切在严格的科学技术规制之中,井井有条的背后让人感到一种不寒而栗的僵硬气息……更让人感到可怕的是,生活在那个世界里的人大都认为这就是人生的本来面目,自己的生活就是幸福的模样。

  技术垄断将会导致“信息的失控、泛滥、委琐化和泡沫化使世界难以把握。人可能沦为信息的奴隶,可能会被无序信息的汪洋大海淹死”。今天的现实早已印证了尼尔的预言:十几年前信息尚属稀缺品,反窥当下,信息早就泛滥成灾。统计学家纳特西尔弗曾在《信号与噪声》一书中指出,在大数据时代,“人类一天创造的内容甚至超过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内容”。

  技术在改善人类生活的同时,人类对技术的依赖必将更加强烈,这意味着人类祖先积累的自然生存本能也会加速消退。未来的人类也许会蜕变为一种严重依赖各类技术的“恒温动物”,整日龟缩在技术打造的“恒温箱”里。

  作者指出,“每一种工具里面都嵌入了意识形态偏向。”新技术的思维误区,根本一点在于人类对技术的选择性审视。在资本的助推下,技术收益被放大,其负效应则被淡化或者无视。

  也许有人会质疑,每个人自呱呱坠地之时起,便陷入技术包围圈之中,难道过去就没有技术垄断忧虑吗?这当然是作者思考的问题之一。作者将人类技术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即工具使用文化、技术统治文化和技术垄断文化。对三个阶段,作出了清楚的界定,即“工具使用文化从远古到17世纪,技术统治文化滥觞于18世纪瓦特对蒸汽机的改进(1765年),技术垄断文化滥觞于20世纪初”。

  无论是工具使用还是技术统治时代,技术与人类还是依附关系,人类主导地位牢不可撼。技术垄断时代则不同,智能技术的突飞猛进,早就打乱了人类既有想象空间,许多时候人类来不及思考,新的技术已经铺天盖地而来,新技术正在悄然占领主导地位,而人类也在悄然沦为技术的“奴隶”。至于技术垄断之后还有什么文化,作者没有进一步交代,也许在他看来,如果对技术垄断趋势不加以扭转,人类将会被技术套牢,后果不堪设想。

  在作者看来,技术垄断过于“强调效率、利益和经济进步。”当技术与这些赋予所谓文明或幸福内涵的指标紧密联姻时,彼此便会唇齿相依,抱团发展,进而忽视技术应当蕴含的人文内涵。没有人文的技术,因失去与人类协调发展应具有的温度而显得异常冰冷。

  对于人类正在堕入的技术垄断误区,作者认为当务之急是重建人文学科,让“人文”二字成为技术发展的内核,这也就是作者所说的“道德核心”。然而,现实的最大困难在于,着重于精神修炼的人文学科对许多人而言似乎太过虚无缥缈,反倒是沉甸甸的物质更实在更令人有一种拥有的冲动。

  作者写作本书的意义在于,揭示了技术垄断阶段各种“软”技术的欺骗作用,挞伐所谓社会“科学”,谴责唯科学主义;辨析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文学之异同,并为传统文化价值的耗竭扼腕痛惜;号召人们以强烈的道德关怀和博爱之心抵抗技术垄断,坚决反对文化向技术投降。(禾刀)

作者:  编辑:绪研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