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泰山
2018-06-11 11:04:00  来源:检察日报

  盛夏夜晚的一场大阵雨淋了泰山。

  天蒙蒙亮,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我带着简单的装备就向泰山靠近了。距离泰山越近,想冲上山去的欲望越发强烈。

  快步走到天外村,站在天地广场中央放眼往北眺望,穿过中间狭长的山涧看到,一条白色的长龙弯弯曲曲缠绕着群山,突然来了一阵清风,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长龙中间飘摇的一段也突然变成了一匹腾空飞跃的骏马。山就在身边,景色也越发峻峭了。

  进了西路检票大门,就进入被称为泰山旷区的西溪景区了,这是登泰山的西路,也是旅游车上山观光的路线。自大众桥起有一条盘山公路,可以直达中天门。

  疾步走过一百多米,就能听到山涧中的雨水哗哗冲下来的声音,夹杂着树枝上噼啪噼啪滴落下的水珠声,可以判断昨晚山上的雨水下了很长时间。靠近右边步行,不远处就是黑龙潭了。透过树枝隐隐看到,一片白花花的水帘若隐若现从半空里落下,真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境界。声音大如飞瀑,走在前面的游人说什么都听不到了。顺着水流探去,轰隆的水流像激情四射的银带,直冲向涧谷的巨大磐石,拍出一大片水花后,绕着石边悄悄溜走了。

  爬至坡上就能把整个潭揽入眼帘了。偌大一个水库竟然平静得出奇,只有临近水边的树梢滴下的水珠偶尔能惊动一下它。袅袅缭绕的雾气和水中晃动的倒影,再加上亭子中几个晨练人扯着嗓门大声呼喊的场景,整个潭中画面如同人间仙境一般模样。

  快步走过五六里山路,拐过个弯,不远处就是竹林寺了。山路湿滑,不知什么时候脚面已全湿了。抬眼看去,寺庙门口的翠竹一夜间就冒出了许多竹笋,一个个伸着嫩黄色的小脑袋,像婴儿迫不及待地要吸吮母亲的乳汁一般动人,山庙就这样静静地驻扎在这里,我不禁想起明末文人箫协力描绘竹林寺的优美诗境:“小径沿山,清流夹道,盘曲羊肠,景随步换”,竹林寺一名果不其然。

  一路走过无极庙和天胜寨,山涧水声潺潺不绝于耳,山风清新凉爽,沿途的黄花菜、山丹、胡枝子在骤雨初歇的清晨里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甜。山崖、路边、涧谷里,随处可见一颗颗白灿灿的花蕾,似嫩白牙,又似白米粒。空气被来往的旅游车搅得香气四溢,路人都如痴如醉了。

  置身山中,仿若仙境,不禁感叹大自然造物神奇。过了天胜寨,路就陡了。仰头望去,台阶比南天门十八盘还要陡峭。刚过扇子崖庙就没有台阶了,要用手扶着树干才可放心。经过一阵攀爬,来到扇子崖与傲来峰之间的山口,此处相对安全些。抬眼望去,扇子崖直立在旁,是一个百十米高的巨石,近在咫尺。东西北三面成90度直角,南面也有80多度。天梯用铁管和铁链制成,在石缝中螺旋状通往崖顶,游人必须手脚并用协力攀爬,否则不可能上去。

  因为如同巨扇,故叫扇子崖。其峰峻拔奇特,丹壁如削,令人望而生畏。据考证,《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当年进京赶考游览扇子崖受到启发,把这儿的许多景物写进了故事里。扇子崖就是铁扇公主的扇子。山顶的石头形如瓶状,吴承恩把此石瓶称作观音菩萨的宝瓶,宝瓶所在的山峰也称宝瓶崖。扇子崖顶部约20平米,用铁链子围了一圈,铁索之外,就是万丈深渊。

  伫立绝顶,背负苍穹,临渊极目,巍巍泰山主峰尽收眼里,让人不觉心生登高览胜、雄视天下的高旷气概和穿越时空,追忆古今的神思遐想……走向崖边天梯扶手远眺天边,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灰色。少顷,灰色变成紫色,接着赤紫交辉,云蒸霞蔚,一轮红日在云间慢慢浮起。太阳冉冉上升,渐渐地由赤到橙,由橙到黄,它撩开霞帐,升腾而起,须臾间,金光四射,尽染群峰。我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似乎感觉到了一种境界,一种从未有过的发自内心深处的淡定、安宁、宽广和坚毅。

  走下扇子崖,返回的路就轻松多了。“五岳归来不看山”,每登一次泰山,心灵就受到一次洗礼。在感谢大自然神功造化和美轮美奂的景色之时,我也深深感到:如果把生活中的困难和压力比作泰山,当我们终于爬上顶峰时,你所有的困难和压力在雄伟高大的泰山面前就太渺小了,犹如人生中的琐事与烦恼同人类恢廓大度的胸怀相比,实在不值得去计较。

  (作者单位:山东省泰安市人民检察院)

作者:葛业锋  编辑:夏禹玮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企业号
微博
客户端